斬斷羈絆,很難

夢到故園多少路,酒醒南望隔天涯。

月明千里照平沙

~~蘇軾

當J走出大門後,我忍不住哭了起來。這是我創業以來,唯一一次做了決定後,心裡會好難過。

「我們拆夥吧!」「好,若這是妳要的,就照妳說的做。」

我們彼此開口的第一句話,就定案了。接下來談了快兩個小時,是J在交待我這個白痴該怎麼收拾殘局。

中間我得忍著不哭,聽著他跟我說。但當他不在時,我就忍不住了,哭到不行,我不知道為什麼會這麼難過,但就是好難過。

我在想,這會不會就是失去夥伴的感覺。

我的職場生涯沒什麼夥伴,記者都是獨立的,有同事,但僅維持基本的打招呼,最多就是交換八掛。當然也會有很好的,會變成知心好友。若好友離開了我,也會很難過。

但J不是我的朋友,他是我的讀者,我們會認識,是因為J來找我創業。

他在程式有專長,我在裝修有研究,剛好我想創立小院平台,於是我們就合組公司。三年了,雖然我跟他沒吃過三次飯,但是他的理念跟我很合,我們對制度建立的方向看法一致。

中間雖然也有衝突過,也大吵過,但都還好(至少我這麼覺得),他是比我理性的人,不會跟著我的情緒浮動,也能理性分析,比我聰明(無誤),其實我相當欣賞他。

或許就是這樣,三年的時間,沒想到J在我的心裡有了很不一樣的位置。不像朋友,不像同事,我想,應該就是夥伴,或者類似那樣的認定。

可惜我們倆對執行面的看法差異太大,也或許是我對IT完全不懂的關係,若我能瞭解更多,或許也不會走到這地步。

我現在在一個完全不想再管事的任性狀態,推掉了會議,不想寫稿,不想管對或不對,只想再去倒杯酒。

~~你需要好好躺在籃子裏,隨水漂流,等待被人從河水裡撈起來~~

我或許該變成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的特麗莎,但我不知道的是,自己能不能從籃子裡爬出來。

我想記錄在此,希望未來的我能知道此刻的心情。


(後記:後來,J開出買回股份的條件,是價格只算盈餘,不算債務,雖然這條件讓人心寒,我仍答應了。他問我,若覺得不好,為何要答應他?嗯,那是因為我把你當夥伴啊,笨蛋,不管條件為何,我都會答應你的。但的確是,你不知道,在你開條件之前,我就都答應了。但我想,J應該很難懂我在想什麼吧,在他眼裡,公司跟那堆股票是同義詞,搞不清楚的,只有我而已。)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