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院書櫃自序:我不相信

以上是小院出的系列書,只要點照片就會連結到博客來的網頁。不後悔是2012年上巿後,年年在博客來家居設計類年度排行前5名;省大錢2013年上巿後,年年在前3名;好設計2014年上巿,2015年排第二。姥姥與小院團隊在此也拜謝各位的支持。


《这样装修不后悔》簡體版

2014年5月大陸上架,2014年當當網家居設計年度排名第5,2015年第三,2016年第四,2017年6月第二。

《这样装修省大钱》簡體版

2017年8月大陸上架囉!

跟書相關的目錄與記錄,請按這裡


(原文發表於2012年4月19日)

告訴你吧,世界

我--不--相--信!

縱使你腳下有一千名挑戰者,

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

我不相信天是藍的,

我不相信雷的回聲,

我不相信夢是假的,

我不相信死無報應。 ~~中國流亡詩人北島、回答~~

姥姥我有個部落格叫「一桌四椅的生活」,其中寫了個【我很後悔】系列文章,也就是小院一系列書籍的前身。

一開始是從我的老家經驗寫起,寫到後來,愈來愈興旺(這不知算好還是不好),不少網友跟我分享他們家悲慘的故事,也有不少師傅跟我分享正確工法,我發現這世上雖然有岳不群、成昆、朱長齡,但好人郭靖、小昭、虛竹也不少,他們無私的分享經驗,只希望大家引為借鏡,真是為他們拍拍手。

姥姥說過了,我現在寫的文章都是給沒錢的人看的,不是歧視有錢人,的確也有花了550 萬元還被框的,但與沒錢的人相比,機率是低很多。

我相信跟我一樣的人應不少,夫妻都要工作,要養小孩養爸媽,還要存錢買房子,另外支付每個月的置裝費、化妝費、咖啡錢與雪茄錢(還是要顧到情調,才能好好活下去啊);好不容易省吃儉用存了10幾年的錢,打算買房子時,才發現,什麼,1000萬買不到3房,啊,還買不到新房子,終於在地點與存款簿之間找到平衡,但要整理房子時,才發現口袋空空。

以下是網友Ray的留言,我覺得真是講到我們的心坎了

我想起了三年多前的裝潢騙子, 有時遺忘,有時歷歷在前,仿彿昨天的事, 靠著堅信的信仰,走過這一段,學會放下^O^ 我們不是大企業家,不是商人老闆賺著黑心錢 只是個小市民,安份守己的過著上班族的生活,為五斗米撐腰 不投機取巧,努力工作些年才存了錢買了房子 幻想著家如何規劃,卻遇到了不法的工班 ~網友Ray

我不贊成一買房子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要裝潢,這是種病態式的、被催眠的無意識動作;但我也不否認,買了中古屋,為了住得更舒適安全,還是要整理房子,但我們這一族的手中已沒幾個錢了,請不起A咖設計師,也請不起B咖設計師,最後只能找工班(也有的是自認請到A咖設計師,結果也是工班的等級)。但找了工班後,我們還得戰戰兢兢擔心受怕工程不良。

我們只是想換回一個家,為什麼從買房子到裝潢,都得承擔政府無能的苦果?

今天我們不是要求多好的工法多頂級的建材,我們只是要「普通」「安全」的基本等級,這會很難做到嗎?但我也知道不能只怪工班,很多也是為了生存,為了養活家中4個小孩,即使屋主在亂砍價,他們只好硬著頭皮接案,然後從材料上偷工。屋主不懂自己手上預算能做多少,卻一直要求工班,就造成兩個最沒錢的族群,彼此廝殺真的很可悲

如同北島的詩,我不相信台灣的裝潢市場可以一直黑下去,我不是要說所有的設計師或工班都是黑的爛的,其實9成都是好的,只是好的設計師都有點小貴,實在不是小人物的我們可以接觸到的;再加上媒體置入性行銷實在太嚴重,設計師A得多敢賺就有錢,有錢就能買媒體,明明很黑還被當成知名設計師;而整個設計界與政府又沒有一套可行的教育監管制度,許多黑的爛的就在市場上趴趴走。然後,我要找人裝潢時,好死不死,就遇到那一兩個黑的爛的。

靠人不如靠己,我們來自力救濟吧,許多問題只是資訊不足造成的結果,尤其是裝潢工法的介紹,就像撒哈拉沙漠般貧瘠。

於是,我拿起筆,向天地借膽,我們不懂裝潢,不懂建材,不懂工法都沒關係,只要你看得懂中文就好。

我寫下自己與各熱心網友的後悔經驗,讓大家看看什麼叫世界奇觀,粗心的師傅會搞出什麼你想都想不到的做法,希望大家當心提防;另外再加上好心的專家解盤,告訴大家各項工法應該怎麼做較好,我也跑了好幾場工地拍回照片,希望大家能藉由「現場直播」更加了解工法。

我不敢說這樣做以後會完全終結裝潢悲劇,但至少,我們來降低它的發生率。

那先講件事,我老人家記憶不好,長達半年的寫作,前後篇可能會看到一樣的笑話,或是像個老媽子 (其實,我本來就是)一再碎碎念類似的理念,請見諒。

再來,我不是專家,跟我對談的人才是專家。我對工法的瞭解究竟沒有專家那麼透徹,很希望大家能一起討論,歡迎到我的網站來坐坐,我會泡好茶招待大家。

最後,此系列文章能完成,真的要謝謝一群無私的人(在找人講工法時,姥姥遇到很多阻礙,唉),感謝名單附在書後,若不是他們的大氣度,你現在不會看到保護自己家的方法。

也謝謝椿果設計張主任、設計師林逸凡、集集設計王鎮與阮春華、敍榮工作室洪敍倫、律師謝天仁等人幫忙校稿。

還有我的家人,雖然難免會抱怨我為了寫書而拋夫棄子,但還是溫暖地包容著我。謝謝,所有在這段日子裡陪著我的人。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