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付費會員前必看,不適合小院的人有。。。。

~若你限制自己的選擇,限制自己知的可能,你所追求的就不是自己真正的理想,而只是妥協罷了。~羅勃‧弗利慈(Robert Fritz)

姥姥創了這個網站,就是希望能提供一些我當初找不到的家居資訊。 當我們知道的愈多,我們的家才有可能擁有自我的面貌。

第一次來的朋友,姥姥請你先坐下來喝杯茶,我泡的是包種

當然要寫的內容很多,沒辦法,裝修就是包山包海,雖然之前都有逾千名記者寫過,我想重寫,絕不是提出偉大的見解,但一定貼近實用面,希望能幫助大家打造自己想要的家。

姥姥平常看書,最無奈的,就是翻到最後一頁,都沒有找到讓我心動的一句話。很多書會講理念,但最後根本沒有講出實用的東西,有些設計師也是一樣,很會打高調,但最後出來的實在不怎麼樣。

姥姥不想浪費大家時間,所以不適合我這個網站的先說。

1.只想找「三房兩廳整套家具8萬元」的朋友,就可以不必看下去了,請別誤會,姥姥不是看不起你,而是本站的內容沒有介紹這種類型的,建議你直接殺去力麗家具或五股二省道的店家去逛,比較能找到你要的東西。

2.喜歡框金包銀古典家具的朋友,也麻煩不要逗留,妳認為美好的東西不在我這,別浪費生命。

3.手上有個500萬,想買頂級家具的朋友。姥姥未來是會寫些頂級家具的介紹,但大概要等到2022年,所以先請到別處去坐坐。

4.只想找廠商施工,沒有要看文章的,姥姥拜託你,千萬不要付費加入會員。說真格的,姥姥就是看不起你,對你沒看錯,我看不起你。我自認所寫文章的價值就能讓你省下不少,若只是找不到廠商就吵著要退錢,這一千多元我不在乎,但你會害我一直思考「如何不讓媽寶愛上我」。所以拜託拜託,天涯何處無芳草,千萬別付費加入我們。

大致上如此。

若你覺得自己都不屬於以上的族群,姥姥我非常歡迎你加入小院,先乾三大杯。

慢慢逛吧!

(初稿寫於2013年blog時代,續搬到小院創站使用)


 

以下為留言
  1.   大學生 於 Mar 30, 2013 留言 |

此篇為私密留言

  1.   電台聽眾之一 於 May 19, 2013 留言 | 昨晚在電台聽到您受訪的節目,受益良多。不過提醒您:嵌墱的「嵌」字,讀音應為 「千」,而非「砍」,請參考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的網頁 http://dict.revised.moe.edu.tw/cgi-bin/newDict/dict.sh? cond=%B4O&pieceLen=50&fld=1&cat=&ukey=-1716354834&serial=1&recNo=4&op=f&imgF ont=1。 「嵌」字雖也可讀成「砍」音,但僅用在「赤嵌樓」一詞,而事實上那是「赤崁樓」 的誤寫。
板主回覆: 謝謝你的資訊,我也長了知識
  1.   Sunny 於 Sep 9, 2013 留言 | 昨天去買了佬佬的書 才知道這個部落格,要開始好好拜讀了^^

  2.   Heath 於 Dec 7, 2013 留言 |

Dear 姥姥, 看了不少你網站上的文章,決定去買本不後悔回來,希望你可以多寫幾篇好文來。沒別的,只是想說你寫的內容十分受用!

板主回覆: Health,謝謝你的支持,台灣就是有許多都跟你一樣的熱情網友,我也才能撐到現在。謝謝你留言,我會覺得好窩心。
  1.   我是一樓 於 Mar 17, 2014 留言 |

可以的話把我在這篇留得離題鬼話都刪除的話最好.包括本篇…抱歉… 感謝 另外在居家 配電方面 您的第一本書讓人受益匪淺 另外推薦的 住宅建材工具 也有去看 確實比另一 抄襲得好

板主回覆: 呵,你別太介意,我們都會在不同的時間點有不同的感想,在暱名的情形下,你能再回來留言,我覺得這點就很不簡單。這樣吧,留言一刪就沒了,我先設成私密,若哪一天,你又有不同的想法,我們還可以救回它;^_^
  1.   忠實支持者 於 Mar 30, 2014 留言 |

姥姥你好

你的書兩本我都有買 在這個部落格也看了關於台製日製矽酸鈣板的比較 不過小弟目前遇到的問題是與設計書合約書上簽的要用日本麗仕矽酸鈣板 前期木工進的確實也是 但過兩周再去看就在用台製聯合矽酸鈣板 現在設計師有誠意解決 表明可以再底下補一層日本麗仕 不過小弟想知道兩層會比較好嗎會有強度(如何用角材固定) 或者天花板高度需降低的問題嗎? 還是請工班拆掉重做比較好 謝謝

板主回覆: 若是天花板,兩層隔音比較好,但工法上要注意承重的問題,你可否先問一下設計師,打算用什麼方法怎麼做雙層?高度的部分也會與工法有關,所以要先問對方。
  1.   大學生 於 May 9, 2014 留言

一來感謝姥姥恩賜名句!!!令後輩覺悟震撼至今尤深的一句----談太多理念都是空的,若理念不能以商業模式走進生活,只是屁而己。信手拈來就如此智慧犀利、光芒萬丈,真有一股劍及履及的機智英氣。(也在此拜讚姥姥不畏訴訟的真人精神,一般名人普遍假掰畏誦而充滿鄉愿混蛋氣,其中之差,天懸地隔,同是名人,姥姥果真高明)

二來祝福姥姥您老人家鳳體安康,令人粉絲焦急地是,姥姥一日有限又寶貴的精神,老有一種被塵網俗人問答消耗掉的感覺,(還是姥姥是任我行上身??可以在對答中獲得力量!?越答精神反越好??不會吧!!?)說真的,如您所知就連胡適,晚年也頗受好人緣牽累,只是當年如果有部落格能讓他收到粉絲心情,不知他會覺得囉嗦還是高興,請姥姥原諒後輩出於真心卻是潛越了的關心。另外深深覺得姥姥偶爾閉關變強的生活模式,這種不被俗染的進出分明、這種恰到好處,實在令後輩嚮往,衝而動之的模仿起來了。附錄一封書信是關於姥姥的優點;講真話做真人,開道導上,鼓動風潮。和粉絲踰越份際地擔心姥姥的社交的部分

一段胡適書信 「一九三六年一月九日,胡適有一封回信給周作人,信中自述平生和處境,令人深思。信首先說:我是一個“好事者”;我相信“多事總比少事好”;我相信種瓜總可以 得瓜,種豆總可以得豆,但不下種必不會有收穫。收穫不必在我,而耕種應該是我們的責任。這種信仰已成為一種宗教,——個人的宗教,——雖然有時也信道不堅、守道不篤,也想嘲笑自己,“何苦乃爾!”但不久又終捨棄此種休假態度,回到我所謂“努力”的路上。” 寫信時候正在胡適的好友丁文江死後,他寫道: “朋友凋喪”,只使我 更感覺任重而道遠:“青年無理解”,只使我更感覺我不應該拋棄他們。

即如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的談話會,頗有十來個青年人顯出無理解的行為,但我絲毫不怪他們,我只覺得我們教學二十年,實在不曾盡力,實在對不起青年人,他 ​​們的錯誤都應該我們負責。他引了一首王安石的詩,借道心境,表示他並不責怪青年人不了解他: 王介甫有一首白話詩,我最愛誦:風吹瓦墮屋,正打破我頭。瓦亦自破碎,豈但我血流?我終不嗔渠,此瓦不自由。……

我對於無理解之青年,時時存此想,念其“不自由”,每生度脫之心,毫無嗔渠之念。 他又舉出孔夫子、王安石、張居正三個人的心境: 生平自稱為“多神信徒”,我的神龕裡,有三位大神,一位是孔仲尼,取其“知其不可而為 之”;一位是王介甫,取其“但能一切舍,管取佛歡喜”;一位是張江陵,取其“願以 其身為蓐薦,使人寢處其上,溲溺垢穢之,吾無間焉,有欲割捨吾眼鼻者,吾亦歡喜施與”。嗜好已深,明知老莊之旨亦自有道理,終不願以彼易此。 他又說明他要花點時間辦雜誌的理由: 吾兄勸我“汔可小休”,我豈不知感謝?但私心總覺我們休假之時太多,緊張之時太少。少年時初次讀《新約》,見耶穌在山上看見人多,嘆息道:“收成是很多的,可惜工作的人太少了!”我讀此語,不覺淚流滿面。至今時時不能忘此一段經驗。

三年多以來,每星期一晚編撰《獨立評論》,往往到早晨三四點鐘,妻子每每見怪,我總對她說:“一星期之中,只有這一天是我為公家做工,不為吃飯,不為名譽,只是完全做公家的事,所以我心裡最舒服,做完之後,一上床就熟睡,你可曾看見我星期一晚上睡不著的嗎?”她後來看習慣了,也就不怪我了。最令人注意的,是這位新文化運動大師竟承認青年不在他這一邊: 你說,“我們平常以為青年是在我們一邊。

”我要抗議:我從來不做此想。我在這十年中,明白承認青年人多數不站在我這一邊,因為我不肯學時髦,不能說假話,又不能供給他們“低級趣味”,當然不能抓住他們。但我始終不肯放棄他們,我仍然要對他們說我的話,聽不聽由他們,我終不忍不說。 但我也有我的酬報。良心上的譴責減輕一點、上床時能熟睡,都是最好的酬報。至於最大的安慰,當然是我收到窮鄉僻壤或海角天涯一個兩個青年人來信,訴說他們在某一點上受了我的某句話的影響,使他們得到某種的改變。無心插柳,也可成蔭;有意載花,豈能完全不活!其不活者,只是耕鋤不深、灌溉不力,只可責己,未可怨花也,私見如此,老兄定笑我癡迷不悟吧?

胡適寫信時間是一九三六年,去五四時代不到二十年,他已經感到“在這十年中,明白承認青年人多數不站在我這一邊”,這是很令人深思的一個現象。 胡適有次跟我談到五四以後各路人馬抓青年的現象,除了政黨外,連梁啟超都熱心於抓青年,言外之意,他胡適不屑出此。在我看來,胡適“不肯學時髦,不能說假話”等是大體做到了,但他在積極方面向青年傳達真理、說真話的努力,卻顯然不足。他在中年晚年,時力多消耗在“交友以自大其身”裡、寫作多集中在“乾嘉余 孽”的考證之學裡,在開道與導向上,做得太少了,這是他的大浪費。溫源寧說胡適應 酬太多,以致不能竟其所著、“善做上卷書,………………」 摘自-李敖-記胡適給周作人的一封信

板主回覆:大學生,你看來不像大學生啊,年輕人會讀李敖的不多耶;我不是名人,就真的是在天山上窩居的老人家,你大多數對我的形容詞都是看走眼了。 對年輕一輩,我並沒有想跟他們一路,也沒有不想跟他們一路,我沒想過這問題,我做我該做的,想來這取經的就來,若在我能力範圍能幫上忙的就幫點,我也無法跟任我行那樣,在問答中變強,回覆網友一事,的確是會帶給我一些困擾,但現行我也尚無更好的對策,已有部分達人在幫我回覆,這應是現行較好方式了。可惜的是,沒有令狐沖會進來,哈哈! 我比較自我,不像胡適還有文人情操,但我也很認同其中不為吃飯不為名譽,只為公家做事的那一段,我偶爾有類似的滿足感,但我也深知每個月銀行都會在我的帳簿中扣款,一個仍有現實經濟壓力的老人家,真的不敢談太多理念。 但還是很喜歡念你附上的這段文章,對我的確有些啟發。
  1.   john lee 於 Nov 26, 2014 留言 | 此篇為私密留言

  2.   no yun chou 於 Dec 18, 2014 留言 |

謝謝分享這麼棒的義大利設計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