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家的觸感。中村好文

b52 (照片由左岸出版,住宅讀本提供)
 

姥姥很喜歡日本設計師中村好文寫住宅讀本(按下去會連到博客來),今天繼續分享另一篇好文,是談「觸感」。

人體有五感,也就是色聲香味觸。我們一般做室內設計,多半重視「色」,也就是視覺美感的部分。這也沒有錯,美麗的安排會讓居住者有視覺上的愉悅感,但真的能讓人放鬆下來,就必須在觸覺上下功夫。

觸覺,就會牽涉到用什麼建材。但往往美感與觸感不一定相符。就像拋光石英磚地板來說,它看起來大器,奢華(但若家具無法搭配得好,我個人不推用拋光石英磚),是台灣目前市場上的主流地材。但冬天觸感就不好,踩在冰冷的地板上,腳都冰死了,還談什麼放鬆?

所以從觸感出發,中村先生不太喜歡鐵、玻璃、混凝土的建築。他拒絕用玻璃建材。但每個人的選擇不同,我個人就還蠻喜歡鐵件的質感,至於玻璃,我覺得能在不影響視野上引光入室的功能很好,我只是嫌它貴;還有在浴室用玻璃多得用速利康收邊,但速利康又會發霉,這也是自找麻煩的事。

姥姥又扯遠了,來看中村好文對觸感的看法吧!


【觸感/中村好文/感謝左岸出版社提供】 眷戀從觸感中產生,這樣的想法說得通嗎?(姥姥PS一下:我是相信這說法的,愛情與對待自己的孩子也是如此)

總覺得自己好像屬於觸覺型的人,在無意識中,首先,我會做出摸它、撫它、握它等這些動作。這是我的第二天性,也許應該說是習性吧!

因此,無論是放在口袋裡的小錢包,或是穿在身上的衣服,還是使用在工作室和自宅中例如餐具和家具這類東西,我都先用手掌確定那個東西的觸感,然後再買下來。長久以來,我經常一邊撫摸著,一邊小心翼翼地使用著這些物品。

我覺得眷戀的感覺,是先從自己的手掌開始,以觸覺的實質反應所培養出來的。也就是說,應該全面地信任存在於知性和理性之前的觸覺∣∣這一種原始的感覺吧? 這類「觸覺型的人」,如果設計住宅的話,很自然地就想把觸感最好的東西安裝在那個家中。由於對觸感的執著,我希望居住者用手掌確認那個住宅的觸感,在藉著手掌的感受,逐步地加深對家的眷戀。

對我來說,家中擁有觸感良好的事物,或者在一個家中總會出現良好觸感之處一事,都足以和那些有著大挑高的起居間,或有著視野極佳的整面大玻璃窗,或者是保溫式地板的大理石地面,或者懸掛著枝型吊燈等相匹敵。其次,雖然它們不像是那種能使得訪客目瞪口呆、喟然嘆息的華麗畫面,也不可能成為熱烈的討論話題,但卻是個更令人懷念的「奢侈品」。

我和所謂的豪宅無緣,也不想去設計那樣的住宅,不過,如果出現一位奇特之人想要建造一棟「觸感的豪宅」的話,第一個報名的當然就是我啦!

對了,在觸感之中,也有我特別注重的,那就是樓梯的扶手。

說起為什麼我執著於樓梯扶手到這樣的地步,那是因為這個部分乃家族成員必定邊握邊摸的東西。透過這個扶手,也許那種感覺會變得就像是和家族的每一個人握手似的吧!

經由握著古今東西建築名作中那魅力十足的樓梯扶手,我體會了直接和設計建築物的建築師以及製作扶手的無名工人握手的親密感覺,或許在無意識之下,我把相同的事情也置入我設計的住宅中吧!

在連綴《長腿叔叔》的茱蒂‧阿伯特踏進朋友家時的感動而成的書信中,有一則關於樓梯「光滑的扶手」的記述,我認為它對我具有特別的暗示。當我在讀它的時候,這個觀察力敏銳的女主角敘述了有關這個家的「觸感」。若換做是平常人,恐怕一轉眼便疏忽掉了,而這件事我卻有如啟示一般地接受了它。

沒錯,好的住宅必須是個即使閉起眼睛,光憑觸覺也能夠感覺到它真正價值的東西。茱蒂的五種敏銳感覺完全啟動,不但直接看穿了做為一個好住宅所必備的部分和重要的細節,並且還清楚地指了出來。有關這件事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中。

對啦!你家的觸感好嗎?

在所謂傑作的建築物之中,沒有例外地隱藏著如珠玉般的細緻部分。建築師的真正力量和建築的眼光,也許清楚地表現在對於細緻部分的執著和製作這些東西的專家技藝之上吧!路易士‧康以建築哲學家的身分為人所熟知,但是在那住宅內部,卻充滿了令人不得不瞠目結舌的手工藝製品。

我只要觸摸一下樓梯扶手,就可以深深體會到路易士‧康真正的偉大之處。在日本,也有一位把生命賭注在建築細部上的建築家,那便是直到九十三歲去世當天,還依舊活躍在建築界的村野藤吾。如果去參觀他的建築物,對於他那緻密且執拗的作品,有時候會感到一股令人窒息的陰氣。

(書後還有獨立的一段話,應是出版社漏給了,我用拍照的補進來)

想買住宅讀本?請按這裡

 (原文發表於20131120)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