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家具,在冷靜與熱情之間

(高雄小花花,07-2299589) (高雄小花花,07-2299589)

寫文章,是我釐清自己思緒的一種方式。但若釐不清的時候,我也只好用文字記錄思辨的過程,希望未來能走出一條路來。

上周,我花了三天走了趟高雄。我對高雄的家居派別太陌生,想藉此次機會去實地考察。但在接觸的過程,卻一直衝擊著我現有的價值觀。我像令人討厭的松子一樣,世界崩潰了幾次;我好幾次想寫某些東西,卻無法下筆,因為我被困在「寫這個到底有沒有問題啊?」

這個,就是仿冒名設計師做的家具;還有,當店家不小心跟我說錯產地(我相信他們並非要騙我的),但我又一個不小心發現的時候,我要怎麼辦。

(高雄小花花,鐵製燭台5000元,07-2299589) (高雄小花花,鐵製燭台5000元,07-2299589)

採訪,不是每篇都該公開。 我自己判斷採訪內容該寫或不該寫,只有幾個大原則,好讓大腦通知運動神經,去指揮手指在鍵盤上打下幾個字。

1.我個人的自由意識。

2.對大多數人是有幫助的。

3.不能為了第2點傷害少部分良善的人。

後面兩點算是教科書原則,沒什麼,只要看過正義思辨之旅的人都會抄;姥姥我這個人比較自私( 看到了吧,誰說我是好人來著),我的個人自由意識絕對排在眾人之前。

我個人所求的,就是下筆時,能不為商業利益而寫,不為交房貸的壓力而寫,不為了討好某人而寫,不為出版社或誰誰誰而寫;我寫文章純粹是因為我想寫某些東西,或者寫了後,我會自我感覺良好。

在體制內時,沒有第一項原則。當時我寫什麼最多只能考慮第二與第三項;很多採訪或企劃都必須考量到體制的要求與人力,沒辦法貫徹個人自由;離開體制後,終於,我拿回了第一項的自主權,但沒想到,那麼快,我就遇上了困境。

以上原則中沒排進的「法律」( 應是排第四項吧 ),就是這次困擾我的東西。

(高雄art deco,抱枕1600~1840元,07-2232955) (高雄art deco,抱枕1600~1840元,07-2232955)

我之前是不介紹仿冒家具的。因為當年的我愚蠢地把家具劃入著作權觀念之中,認為這是違法的,再加上莫名其妙的自認知識份子,我在周圍劃了一條紅線,刻意不去認識五股二省道與文昌街的店家。這真的很笨。

不管是什麼觀念,先不要管結論,而要先問:是誰跟你講這個觀念的。(這部分以後再寫好了)

我去高雄前,向當地人與非當地人打聽店家,才發現能訪的店家少得很。我不信邪,自己從青年一路一號開始走到青年二路(當地的家具街之一)。那天,泰利颱風的外環流對我不錯,我在店裡採訪時會下大雨,當我決定走這段路時,雨變很小或根本沒下了,我就左手背包包,右手背相機包(沒帶傘,呵)走了快兩個小時吧。

全逛完後,只有鄉村童話賣從日本來的品牌雜貨,再扣掉一些沒有copy問題的中式家具店、連鎖店柚木店家(其實裡頭也有copy款),剩下的全是做copy的現代家具店,不然就是很傳統的社區型家具店。

靠,若以比例來說, 非copy家具與copy家具的比例,大概跟純黃金比例差不多,1:9.999。若按照這個比例,我就不該介紹小花花,而應該去介紹什麼春X家具、XX室內設計家具等等。

因為這種店開的多,就代表這是當地人的選擇,而且是大多數人的選擇。不只高雄,台中、花蓮都是類似的狀況,或許比例不一,但都超過5成。根據我寫作第二原則,我就該介紹這些店家。

(高雄art deco,07-2232955) (高雄art deco,07-2232955)

我在現場問自己報不報時,有幾個回音出來。

一說不報,因為品質爛。這我接受,我的個人意識是只想報中等以上品質的家具店,若基本門檻都不到,我可以不報。

二說不報,是因為有的店家仿的是2010才出來的義大利家具,這個我不確定它有沒有申請新式樣專利權,若有,那期限應還沒有過。既然不確定,我也可以不報。

第三,因為店主人只知如何賣家具,卻不知家具的背景,連自己賣的是copy品都不知道。

我本來也想接受第三點的謎之音,但仔細想下去,卻變得很難決定。

(屏東金泉億木材行,嗯,殺到屏東拜訪一家很不錯的木材行,08-8322057) (屏東金泉億木材行,嗯,殺到屏東拜訪一家很不錯的木材行,08-8322057)
我講幾個發生在我身上的事。

1.我有陣子做過一系列「台灣家具」的報導(是的,我也曾幼稚地認為只要有愛台灣的口號就是在地的良心,後來就知道了:愛台灣,多只是一種行銷手法)。但結果,有人好心地跟我說,文章中這是仿e15的椅子,那是仿Riva1920的椅子。那張椅子很S,那個掛衣架怎麼那麼像XXX設計師的作品………..

2.有陣子我去訪藤製家具廠,老闆都說是自己設計的,還有自己的工廠,我文章也寫了,後來介紹到泰國品牌時,才發現泰國那些知名品牌都有時光機,從現在跑到過去,去抄我們國內的設計……

3.說是來自法國的工業風家具,但我後來發現幾乎一模一樣的家具,產地在印度,原來印度幫法國某品牌做鐵製家具,隔壁工廠就也會多做幾個,一些銷法國,另一些就銷往全世界;但銷往全世界的,全說是法國貨

4.知名印尼柚木家具店,產品很像美國stickley的經典主人椅;不知名的柚木家具店,也是拿像第3點出來的家具回台灣。

5.有位燈具老闆興奮地拿出該店最新設計產品,竟是去年在國際家居展上的蠶繭燈;現在聽說技術更厲害了,lag的時間也縮短了。米蘭展上的新家具,3個月後就能量產。 6.也算有點名氣的店家,不管是法國鄉村風、美式鄉村風、德國製、丹麥製的北歐家具,結果都是從大陸來的。

以上的店家我不管是直接或間接,都曾報導介紹過。那若這些店家我曾介紹過(不管店家是有意隱瞞,或是真的不知道這產品是仿到了哪位設計師或品牌的產品),為什麼現在我要拿第三點來當不報的理由?

再來,一個是誠實跟我說他們是賣大陸製的仿品,一個是將大陸製的仿品說成德國製,若你知道真相時,你會選擇報導哪一個店家?

嗯,2個都不報,那台灣8成的店家,姥姥這都不能介紹了。

說實在話,我認得的名品家具究竟太少,所以我常會去介紹後面的店家,卻沒介紹真的誠實的店家。這也是很怪的,不是嗎?然後,更怪的是,前者是很多人去買的,我反而不介紹,有違我的寫作第二原則。

也就是說,如果我只是以「這是不是賣仿品」的標準在看一個店家是否該被介紹,會出現很多撞牆的結論。

(高雄高鐵站) (高雄高鐵站)

所以,寫到這,我想丟掉這個標準。日後不管是介紹店家、工廠、木材行,只要跟家具有關的,我都不再考慮「這是不是賣仿品」的家具店,我對店家的篩選只有 

  1. 誠實說出家具的背景者
  2. 不賣專利期限內的家具
  3. 家具有一定的品質

不過,我說過了,我認識的名品太少,懂得太少,若在我的介紹中發現家具違反以上三點,而我沒寫出來,也歡迎大家告訴我。(是的,我是涉世未深的姥姥,心又軟,我也會被騙的,哈哈)但我也不能怎麼樣,現在是法治社會,我也不能追殺對方,但我可以寫篇「更正啟示」。 我不會太苛責店家,我想大家都是為了討一口飯吃,生存不易,尤其是一般台灣客人還是對許多國家有誤解,如中國、印度、菲律賓等,認為他們的家具不好,這都是錯誤的觀念;家具並不是從產地看品質,而是要由「現場產品」來看品質的。而且以上國家提供價美物廉的家具,對手上預算不多的人也是另一種選擇。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