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藝術家的鄉村畫室

歡迎大歪登場,日後將由他負責國際家居的報導。

姥姥之前曾提過,我想組一支「家居游擊隊」。任務很簡單,就是要試試看,可不可以不靠置入性行銷,一樣能養個媒體。但說是媒體也太沉重,我大概只能組成游擊隊,畢竟我的財力還不夠。

台灣現在的家居媒體幾乎都在做置入性行銷,我後來想想若只是一昧批評也是沒有用的,大環境真的不好,為了生存,就只能變成借媒體之名行商業之實。

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所以我想試試看,若是一支游擊隊,那能不能打敗那些財團,能不能翻轉那些只會叫屋主花錢亂做裝潢的觀念?

於是我找上了大歪。


(以下為之前臉書的介紹,看過的可跳過)大歪是姥姥的朋友,大家應看得出來,我們這群狼與狽一族的,名字都特別文青。平日姥姥在飄渺山上修練,他則是在華山後山的某個山洞裡用imac與全世界接軌。

有天,我用內功密音傳話跟他說:「反正你平日就都在跟那些阿都仔練劍,乾脆順便把那些劍招寫成一本武功祕笈吧!」沒想到,他思考了30秒後,就答應了。

所以接下來,各位會常看到大歪的「大作」,多半會以國際家居為主,也希望大家要逗他笑,這人平日較嚴肅,常罵統一與苗栗縣政府(大埔事件),看的文章是英文字比中文字多,有英文看不懂的,也可跟他請教。哈哈。

大歪,歡迎你加入姥姥的游擊隊。

大歪說:

謝謝姥姥的邀請,我的武功秘笈沒有比較高竿,平常練功當養生,只是平常看電影或影集時,老是分心看別人的居家布置,導致錯過重要劇情和台詞。出國的時候常忍不住偷窺人家窗戶裡的生活場景,走在人行道上,抬頭看人家家裡用什麽吊燈、陽台布置得如何,都不會脖子痠,樂此不疲。謝謝姥姥的邀請,分一塊練武之地,讓我在此和大家分享國際家居。大歪上台一鞠躬~


從屋子樣式不僅看得出住在裡頭的人過著怎樣的生活,也看得出那人心裡追求著怎麼樣的生活。有些空間設計如針筆描繪一般,一筆一線都藉尺畫得工整精細,連一個點的位置都不容差錯,每一筆都藏有精算過的意義。可是有些空間就像一個還不知道怎麼運用工具的孩子,格局沒有邏輯、線條比例像是隨意量的,連家具都擺得不對稱、沒章法。 可是那樣的房子藏著無窮生命力,像是告訴你外頭生活已經夠緊湊了,沒必要回到家都要算走到哪裡需要踏幾步吧?

西班牙藝術家Pepa Poch位在Costa Brava的夏日小屋,就是一幢沒有用尺畫過直線的房子。除了度假之用,此處也是PePa Poch的畫室、工作室,除了南歐代表的厚實灰泥白牆之外,室內充滿拼貼風格的木質地板,是表現生活態度的最鮮明語彙。

當許多人習慣追求地板材無縫或隙縫規整的拼貼工法時,她家中採用大量實木板,但既不裁邊也不刨平,幾乎每處木地板的邊縫都大辣辣地露出水泥面,而且距離忽大忽小,哪有什麼間隔3mm的規則,木板距離最寬處甚至有6~7公分寬。

這種地板邊縫的「留白」,最大的好處莫過於,根本不會有熱脹冷縮木頭變形的問題出現。

當然這種隨心所欲的拼地板工法,也會有些區域刻意併攏木板,創造線條寬細的變化感,就像用沾水筆信手塗鴉一般,不整齊,卻充滿了創造過程的故事脈絡感。

拼得較密的地板,自然有了熱脹冷縮相互擠壓的翹起變形,Pepa Poch也不在意,畢竟她在挑選木板之際,就沒有要刨光切整的意思,許多木頭上還留著前次使用的釘痕。

像這樣水平方向交錯排著,又有垂直方向填補空白的木板,興之所至排列的木地板方向線條,成為屋內最具代表性的風格手法。

再來一些每次作畫都會沾染到的油彩,這種痕跡可不是一次就能仿造出來的特色。

看起來很摩登的黑白配色廚房,其實吧台是石造的敦厚材質,只不過刷上黑漆扮酷。

石牆和實木交錯營造的空間,在夏季裡應該非常涼爽吧!

睡在只有米白和原木完成的臥室裡,起床的第一眼就是床尾片落地窗外的田野。

屋外的起居配置,看得出來也是那種,走到哪規劃到哪的不拘小節。

平日習慣的緊繃、嚴謹的生活節奏,對任何事都務求精準到位,甚至聽到「大概…」「差不多是怎樣….」這種話,都忍不住緊張或毛躁了起來。看到Pepa的空間反映出的生活態度,不禁想著,如果能「放手」讓家的布置大而化之一些,或許能潛移默化改變自己的處世節奏吧…

圖片來源:somewhere I would like to live PEPA POCH http://www.pepapoch.com/ (%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