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老豪宅,保留舊線板的時尚轉身

【大米_圖片取自:FELD ARCHITECTURE

班史提勒主演的電影《While We're Young》(中譯"青春倒退嚕"),看似幽默喜劇片,也有班史提勒經典的崩潰、歇斯底里情節,但劇中也探討了人隨年紀向前推進時,自我定位的焦慮、徬徨,以及與同齡者不同步的格格不入之感,有蠻深層的意涵,看完後可能需要去散個步消化~ 嗯,但我要說的是,劇中亞曼達賽佛瑞說道,美國人都愛Before與After的情節,任何事物只要有前後對照就能吸引人。這點我十二萬分同意,而且不只美國人,是舉世皆然,因為誰不愛看汰舊換新、從無到有、跌停到漲停的故事呢?

改造空間的故事,只要前後效果差異迥然,就能吸引人的眼球。而這間由法國建築公司FELD ARCHITECTURE改造的巴黎「老豪宅」,建築本身年歲超過百年,前後映照的新舊效果更是驚人:

我的天啊,如果當Jazz Bar或民宿或許很有味道,但做為自己家要是不整頓一下,不論是經過長廊或半夜上廁所照鏡子都會背脊發涼吧?

回歸正題,因為有了對照版,所以我覺得設計師改造得很棒,基本上舊地板(不論木地板或磁磚)他全拆了,撕掉壁紙、油漆全面重新粉刷。部分牆面也拆了,只保留基本格局,還有狹長挑高的門窗。煥然一新的豪宅,有近幾年流行、古典與極簡相容的秀麗感。

來看改造成效:

客廳區重新鋪了石材地板(削光面的,大器且有氣質),窗體大致沒有改變,只是少了五顏六色壁紙、油漆,改為簡單黑白配,室內就變得明亮現代。

對比書櫃大面積的黑,沙發則挑全白款式。即便搭配Kartell的Ghost粉紅塑料單椅,但透明質地讓色彩顯得若有似無,無礙整體配色法則。

那座挑高書櫃是木工訂製再噴漆的,樓梯和空中走道則是鋼架噴同色黑漆,我覺得空中步道延長至走廊上方,在視覺比例上確實看起來更具平衡感,很喜歡這面牆的做法。 施工中狀態是這樣:

我很喜歡設計師拆除、覆蓋大部分舊屋元素時,卻保留了天花板和門框周圍的裝飾線板,雖然也刷上白漆,但沒有完全遮蓋,只薄塗營造斑駁效果。於是在充滿現代味的改造後,還是看得出些許房子歷史,這就是用極簡邏輯,重新包裝古典風格的效果,褪去繁重、過時、陳舊的多餘裝飾,只留一抹經典餘韻。

有些極簡古典風會加入金色、黃銅素材增加華麗感,但這個案沒有,求的是高雅素靜。

此外,人字拼的木地板,也能呼應屋子翻修後依舊保留的古典氣質。這種木地板怎麽做?請看這篇(按此)

以前餐廳是獨立一區,為求接待客人時用餐感覺正式,改造後結合開放式廚房與餐桌椅,用餐感覺更休閒、溫馨,也貼近現代家庭互動模式。

 

對照Before照片可以看得出,牆面及腰高度的裝飾線板也是以前的裝飾,只是統一刷白色覆蓋後,感覺不再暮氣沉沉了。

浴室洗手台是用泥作砌出盥洗台,然後統一貼馬賽克磁磚,檯面感覺大多了,不過因為有磁磚縫,刷起來不會比瓷面盥洗台輕鬆。但這樣的豪宅,八成有傭人負責清潔,凡人如我多慮了吧~

但又忍不住留意到一個雞毛蒜皮的事:淋浴間不裝浴缸,但用泥作砌一道長凳,可以坐著洗澡固然舒爽,而且對有年長者的家庭而言,我覺得是個比浴缸要實用、安全的設計。

(原文發表於2014年7月)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