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過後

下午一張報紙飄到眼前,是首詩,喃喃自語於下;詩人名為綠蒂,年齡小我一輸,不簡單,能有我們這年紀的心情;

日子活到最後,認識的一一離世,很多事都看得輕了,不過得趕快傳承下去,我大概差不多了。今天不談風月,我們來慢慢讀,詩。


一杯咖啡 兌換

一個悠閒的午後

一個回憶 兌換

一個長長的思念

 

清晰的是古早漂游的浮標

模糊的是昨日的驚濤駭浪

不再依循航圖去收服七級風浪

只守望海天交接處的孤舟歸帆

 

再無宏觀闊論的主題

書寫的儘是往事的附錄

或勘誤年少的註解

 

不關心美豬進口的頭條

只在意「慢慢讀,詩」

或「為你朗誦」的補給

 

窗外的梅莎狂風驟雨

心境仍晴朗適合行旅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