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tup》姥姥自打臉文,我們要收平台服務費了

先跟大家說聲不好意思(我已把算盤拿來跪了,會好好聆聽各位的訓戒),2015年去年我要辦專案之時,曾豪氣地說,不收廠商費用。但經過半年後,在最後一天,會計結算後,跟我說了個不敢令人置信的事:小院專案部是虧的哦!

不會吧。。。。其實去年成交案量還蠻多的,但我沒想到,扣掉人事與網站成本後,竟然是負數。主要是,在辦專案的過程中,有比較多協商與協調的事。業者各有各的考量,這部分花了我們很多時間,但也是值得的,因為我們更了解業界在想什麼,要如何應對。

但協調會員與業者之間,我們花了更多時間在溝通與協調工程界面的銜接,這部分大概是免不了的,而且也是該做的。

嗯嗯,小院可以不賺錢,但不能是賠的,這樣是無法長久下去的。所以我最後決定調整專案部的收費方式,小院要嘗試走costco的路線,也就是除了會員費之外,也會跟業者收平台使用服務費。

從2016年起成交的專案,業者都須支付平台使用服務費給小院。好,但同時,會員費的部分則改成,只要交一次費用1280元,就可參加各種專案,從系統櫃到地板,從百葉簾到餐桌,都不必再付費了(相當於吃到飽的概念)。

從自認的媒體業變成商務平台,這是我人生以來最大的改變。4年前從報社離開,終究還是靠寫文章過活,即使第一年沒有任何收入,但我很篤定知道我的方向。但變成商務平台後,很多事我都沒接觸過,從業務到溝通技巧,都得重新學習。這段要談的有點多,下次再聊好了。

去年底時,當會計跟我說專案部是虧的時,我再度陷入思考,到底要不要繼續辦專案?因為目前主要收入,仍是靠出版那塊。但反思這半年來的經驗,我感覺又是個對的方向。怎麼說呢?

我跟大家講,我們做的事類似裝潢履約保證(但只是類似),為什麼一年幾百億的巿場,卻沒什麼財團在做?只要有利潤,殺頭生意都會有人做啊,那經過這半年我就知道了,不是沒人做,而是做的人太容易死在沙灘上。為什麼?因為「裝修工程,一定會有爭議。」

即使業者簽了約,但只要是人在做,都無法保證品質,甚至一位很好的師傅也會有閃神的時候。而我們只要打通電話協調,那1000多的會員費成本就沒啦;接下來,不只在屋主與業者之間,有時還得協調設計師與工班師傅之間,嗯,對,怪不得我們會虧。

但是,我這個人好死不死地就是一看到糾紛,就有寫文章的衝動,「我應該把糾紛記錄下來的,幫屋主與業者去減少下一次的發生」,嗯,是的,腦袋裡就不斷出現這聲音。後來也有很好的效果哦,通常一個新專案的第一個月,我們專案部同事都會在忙到連飯都沒時間吃,但當我們把那些爭議或溝通不良或糾紛的事件一一寫成文章後,咦,好事發生了,在第三個月後,往往糾紛就下降很多。

是的,是文字的力量。當糾紛案變成知識後,爭議就少了,而這對屋主對業者以及我們,都是件好事。

而且這些記錄糾紛的文章,也可讓其他屋主或業者參考,很多糾紛並不是工法或規格不對,而是在設計與溝通不良,若能讓業者知道「喔,原來屋主會這樣想。」屋主也能知道「喔,這樣設計會有這樣的結果。」

那,我們辦專案,也仍等於是採訪。

所以,我最後決定再給自己半年時間,我想再試試看,當然不能屋主業者兩邊都好,小院平台卻活不下去,因此我調整了收費方式,會不會work呢?半年後,我們再來看吧!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