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cho-pass Pascal's word

慎島說的~~

正義是議論的種子,而力量是清晰明瞭,因此人沒能賦予正義力量。~帕斯卡(Blaise Pascal)(姥os一下,翻譯有點問題,只是尊重動漫畫面底下出現的字幕,原文照登,但原意與你現在看到的有差,有興趣的,要自己去研讀帕斯卡)

小蹄介紹了一部動漫給我,嗯,這部有準確推薦;上回推了部談高智商的戀愛告白術,那是什麼鬼啊?(小蹄OS:但不知是誰還在那裡哈哈大笑好幾次。。。。。),反正在我抱怨了幾句後,小蹄就改推老虛的pshcho pass,並在我看之前,落下一句:他是會讓很多不該死的人都死的編劇。

嗯嗯,我知道他,IT的工程師推薦給我看的,就是他的魔法美少女小圓。我看了第一集5分鐘後就關機了,在跟IT抱怨幾句後,他們建議我一定要看到第3集,喔,原來如此,這位編劇厲害的地方就是踐踏大家的想像,美少女後來變成相互撕殺勾心鬥角,「這是因為老虛認為要讓小小孩知道社會是險惡的。」小蹄又再度落下了一句話。但雙面人的劇情,古今中外實在太多,我不是很喜歡美少女這部。

好吧,後來遇到老虛,則是在東籬劍遊記。那是因為我跟小蹄談及我們小時候喜歡看的布袋戲,其實正邪不分不正不邪或又正又邪的人物蠻多的,很好看,不輸日本漫畫。「喔,那個霹靂跟日本合作了一部動漫,推薦給妳看。」事實證明,小蹄真可稱之為人體youtuber,知道我喜歡什麼,而剛好,編劇又是老虛。

回到pshcho pass。這部應是有參考幾部國外小說,果然,在10幾話後,主角們的對話中就說出來了,不過其中帕斯卡的那段,應是簡化了原意吧,或者是翻譯的問題。

我喜歡慎島(拍謝,名字超過兩個字後,我就記不起來了),不是因為他要打倒希貝兒系統(哈,綁安全腰帶,不知老虛是否取自英文諧音),而是他「自主性」選擇犯罪。他的體質與領袖魅力可以分享最高無上權力,但他不想,他可以做任何事,要錢就去搶錢,要女人就去搶女人,要職位以他的智商應也不難。

老虛曾寫,他只是怕自己被排擠的小孩。但我覺得還好,小時的傷痛是因為被灌輸的洗腦模式是合群;但長大後,靠自己的修練就能轉成離群模式,我喜歡慎島那種「不需要被主流認同」的氣場。

另外想討論的是帕斯卡的那段:正義是議論的種子,而力量清晰明瞭,因此人沒能賦予正義力量。

包括後續用奧特加(José Ortega y Gasset)來說:「我很早就學會提防引用帕斯卡語錄的人了。」我想,應該是帕斯卡的正義論常被有野心的人拿來當征服的口號吧,就像自由平等博愛一樣可憐;但老虛應是簡化了帕斯卡的原文,果不其然,正版的文字,嗯,大陸內地在資料搜集與解述上,奇人甚多,實在佩服。我想的,都有人說了,我文字又不如人,還是讓大家看看他們的論述吧!

先提厲輕青的,不知何資歷,相當厲害的心思。她去找了原文中類似之處

“强力是世上的女王,而意见却不是。——然而意见之为物是要运用强力的。——那是强力形成了意见。按照我们的意见,柔合是美好的。为什么?因为想要在绳索上跳舞的人只是单独的,而我却可以纠聚更有强力的一伙人来说它不好看”
——帕斯卡《思想录》第五篇,242-197(303)74-317

作者:厉轻青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636078/answer/489706431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截錄其說法

事实上,无论采用“槙岛圣护想要先强力后正义”推翻西比拉,还是"槙岛圣护在讽刺狡啮慎也靠力量决定正义"的解释,都是不贴切、望文生义、缺乏周密考虑的。因为老虚早已明确指出他并不是很想推翻西比拉,而根据动画剧情,狡啮则是他赏识的人。

再综合第一季剧情,把槙岛圣护视为“在绳索上跳舞的人”,是最合适的做法。

在这个社会上其他人不存在多余的选择,所以槙岛圣护选择成为那个“在绳索上跳舞的人”。

另一方面,这个男人既不认同西比拉,也不打算遵守西比拉的法律,那么他杀人,仅仅是因为他选择杀人,他犯罪,仅仅是因为他选择犯罪。

正如这个男人自己所说,人凭自主意志选择自己的人生,他选择成为犯罪者,选择成为杀人犯。

---

再來看帕斯卡原文,原文很長,很無趣,適合想讓自己死掉1億個腦細胞者閱讀^^,對了,另外一段跟老虛有同樣感覺的經驗附於下:


「狀況不佳的時候,書的內容往往會讀不進腦子裡。這種時候,我會思考是什麼妨礙我的閱讀。但也有即使狀況不好,內容仍很容易吸收的書,這時我就會思考為何會如此。讀書像是鋼琴的調音,或許稱之為精神的調音亦無妨。調音時,重要的是手指撫過紙張的觸感,或翻動書本的瞬間對於腦部神經的刺激。」~慎島

本文节选自帕斯卡尔的《思想录》,何兆武先生译;慧田君刊载此文仅用做学习交流分享,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经典哲学公众号「zhexue-ht」。https://zhuanlan.zhihu.com/p/21362248?refer=cc2cc

帕斯卡尔简介:(Blaise Pascal,1623-1662)是法国17世纪最具天才的数学家、物理学家、哲学家。他在理论科学和实验科学两方面都做出了巨大贡献。几何学上的帕斯卡尔六边形定理、帕斯卡尔三角形,物理学上的帕斯卡尔定理等均是他的贡献。

何兆武简介:1921年9月生于北京,1939年考入西南联合大学,现任清华大学思想文化研究所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访问教授、德国马堡大学客座教授,译有《社会契约论》、《思想录》、《历史理性批判文集》等丛书,著有《历史理性批判散论》、《历史与历史学》、《文化漫谈》等作。

正义,强力——遵循正义的东西,这是正当的;遵循最强力的东西,这是必要的。「正义而没有强力就无能为力;强力而没有正义就暴虐专横」。

正义而没有强力就要遭人反对,因为总是会有坏人的;强力而没有正义就要被人指控。

因而,必须把正义和强力结合在一起;并且为了这一点就必须使正义的成为强力的,或使强力的成为正义的。

惟一普遍的准则,就是对通常事物有国家法律以及对其它事物取决多数。这是从哪里得出来的呢?就是得自其中所具有的强力。

由此可见,格外具有强力的国王也就会不听从他的大臣们的大多数。

毫无疑问,财富的平等是正义的;然而人们既不能使服从正义成为强力,于是他们就使得服从强力成为了正义;他们既不能强化正义,于是他们就正义化了强力,为的是好使正义与强力二者合在一起,并且能得到成其为至善的和平。

“当武装的强者保有他的财富时,他所保有的就可以安全。”

我们为什么要遵从大多数?是因为他们更有道理吗?不是的,而是因为他们更有强力。

我们为什么要遵从古老的法律和古老的意见?是因为它们是最健全的吗?不是的,而是因为它们是独一无二的,并可以消除我们中间分歧的根源。

……这是强力的作用,而不是习俗的作用;因为有能力创造的人是罕见的;在数量上最有强力的人都是「只愿意趋从而拒绝把光荣给予那些以其自己的创造而在追求光荣的创造者们」;

假如有创造力的人坚持要获得光荣并蔑视那些不曾创造的人,别人就要给他们加以种种揶揄的称号,就会打他们一顿棍子的。因而,但愿人们不要以那种巧妙自诩吧,或者说,但愿他们对自己知足吧。

「强力是世上的女王,而意见却不是」。——然而意见之为物是要运用强力的。——那是强力形成了意见。

按我们的意见,柔和是美好的。为什么?因为想要在绳索上跳舞的人只是单独的,而我却可以纠聚更有强力的一伙人来说它不好看。

维系人们彼此互相尊敬的绳索,一般说来,乃是需要的绳索;因为既然人人都想能统治,而又不能人人都做到,只有某些人才能做到,所以就一定会有各种不同的级别。

因而,让我们想像我们看到人们是在开始互相结合。毫无疑问他们要互相作战,直到最强的一方压倒了最弱的一方为止,终于便有了统治者的一方。

然而当这一点一旦确定,这时候作主人的就不愿意让战争继续,便规定自己手中的强力要按自己的意思承继下去;有的是把它付之于人民的选举,另有的则付之于世袭,等等。

正是在这里,想像力便开始扮演它那角色。迄今为止,是权力在强迫着事实;如今则是强力被想像力固定在某一方,在法国是贵族,在瑞士则是平民,等等。

因而维系对于某某个别人的尊敬的绳索,乃是想像的绳索。

瑞士人被人称为贵族是要冒火的,他们要证明自己是平民出身,才好被迫为有资格担任要职。

既然由于强力统御着一切的缘故而使得王公贵族和达官显宦都成为实在的和必要的,所以就无时无处没有这类人。

然而,又因为使得某某人之成为统治者的只不过是幻想,所以这一点就是不稳固的,它很容易变化不定,等等。

财政大臣既端庄严肃而又装饰华丽,因为他的地位是假的;国王却不如此:他有强力,他用不着想像力。法官、医生等等,都只不外是想像力而已。

总是看到国王扈从着卫队、鼓乐、官吏以及各种各样使人尊敬与恐惧的机器,这种习惯就使得他们的仪容——当他们即或是独自一个人而没有这些扈从时——给他们的臣民留下了尊敬与畏惧的印象;

因为人们在思想上不能把他们本人和经常看到和他们联在一起的随从分开。

世人不懂得这一作用是由于这种习惯产生的,于是便相信它是出于一种天赋的力量;从而便有这样的话:“仪表非凡,神姿天纵,等等”。

正义——正如时尚造成了漂亮,同样它也造成了正义。

大人物的乐趣就在于有能力造就幸福的人。

财富的特性就是可以被人慷慨地施舍。

每种事物的特性都应该加以探求。权力的特性就是能够保护。

当强力攻击了愁眉苦脸的时候,当一个普通士兵摘下大法官的方帽子并把它扔到窗子外面去的时候。

在意见和想像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国家可以统治若干时期,并且这种国家是恬适的、自愿的;但基于强力的国家却可以永远统治下去。

因而,意见就有如世上的女王,而强力则是世上的暴君。

正义就是已经确立的东西;因而我们全部已经确立的法律就必然要被认为是正义的而无须检验,因为它们是已经确立的。

健全的人民的意见——最大的灾害是内战。假如我们要想论功行赏,内战就是无可避免的,因为人人都说自己值得奖赏。

但是一个根据出生权利而继位的傻瓜,则其为害之可怕既不那么大,也不那么无可避免。

上帝为自己创造了一切,赋给了自己以苦与乐的权力。

你可以把这应用于上帝,也可以应用于你自己。假如是应用于上帝,福音书就是准则。假如是应用于你自己,你就取代了上帝的地位。

既然上帝是被满怀仁爱的人们所环绕,他们向上帝要求属于上帝权力的那种仁爱的幸福,所以……

因而,你就应该认识并且懂得,你只不过是一个多欲的国王,并且走的是多欲的道路。

健全的人民的意见——精心打扮并不都是虚饰;因为它还显示有一大堆人在为自己工作;它是在以他们的头发显示他们有佣人,有香粉匠,等等;以他们的镶边显示他们有丝带、金线……等等。

因此,占用很多人手这件事并不是单纯的虚饰,也不是单纯的装配。人们所拥有的人手越多,他们就越有力量。精心打扮就是在显示自己的力量。

尊敬也就是:“麻烦你”。这在表面上是虚文,但却是非常正确的;因为这就是说:“我愿意麻烦自己,假如你需要的话;尽管它对你无用,我还是这样做。”

此外,尊敬还能用以鉴别大人物:假如尊敬就是坐在扶手椅上,那末我们就会对人人都尊敬了,这样我们也就不能鉴别什么;但是我们既然非常麻烦,所以我们也就非常有力地作出了鉴别。

我们是以外表的品质而不是以内心的品质在鉴别人的,这做得多么好啊!我们两个人应该谁占先呢?应该谁向另一个让步呢?应该是不聪明的那一个吗?

可是我像他一样聪明,在这上面就一定会争执不休的。他有四名仆从,而我只有一名:这一点是看得见的,只消我们数一下;于是让步的就应该是我。

假如我要抗争,我就是个笨伯了。我们就是以这种办法得到和平的;这就是最大的福祉。

世界上最没有道理的事,可以由于人们之不讲规矩而变成为最有道理的事。

还有什么事能比选择一位王后的长子来治理国家更加没有道理的呢?我们是不会选择一个出身于最高门第的旅客来管理一艘船的。

这种法则会是滑稽可笑的而又不公正的,然而由于人们就是这样并且总是这样,所以它就变成为有道理的和公正的了;因为我们要选择谁是最有德而又最聪明的人吗?

我们在这上面马上就会挥拳相向的,人人都自以为是那个最有德而又最聪明的人。

因而,就让我们把这种品质附着在某些无可争辩的东西上吧。这位是国王的长子;这一点是道道地地的,决没有争论的余地。理智不能做得更好了,因为内战是最大的灾祸。

孩子们看到自己的同伴受人尊敬,就大为诧异。

贵族身份是一种极大的便宜,它使一个人在十八岁上就出人头地、为人所知并且受人尊敬,就像别人要到五十岁上才配得上那样。这就不费气力地赚了三十年。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