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大家,情人節快樂2018

今年七夕點的歌有個契子。是這樣的,小院基地創立後,我們IT頭目引進了一套電腦「濾音」(這是我創的詞兒,發燒友請别太認真)設備,聽他說就是可以消掉會反彈干擾的音波,所以屋裡就不必再放一大堆的抱枕軟件。

這聽來很玄,我對音響設備並沒有興趣研究,都好的,只要有好聲音就好。那天在開會時,他介紹了一位浪子給我,聲音低沉滄桑又寬濶,相當好聽,但更好聽的是浪子的故事。IT頭子跟我說著浪子的人生,原本是詩人,寫過暢銷小說,家世很好,20幾歲就浪跡天涯,跑到希臘小島瞌藥寫詩,長得超帥,當時的照片旁邊都有位半裸女子,還常常不同人。。。。(這時聽得出來,頭目很羨慕這位浪子)。

喔,忘了提這浪子的名字,是Leonard Cohen。

閱人無數的Cohen後來遇到了他的女神,(姥os. 怎麼可能,那種浪子也能定得下來),沒錯,還真的是,那位女神是Marianne。他們在一起很長的日子,但後來還是分手了。

等等,為什麼?為什麼cohen沒跟他的女神在一起啊?因為從歌詞(他為她寫了歌),就可看出他是這麼喜歡她,我一直問IT頭,得到的答覆就是:妳自己去看他寫給她的信吧。

我去查了,那封信是Marianne病危之前,他寫給她的。嗯,我想我大概能瞭了,即使分手了,不,這不能算分手,應該只能算是不在一起而已。從M寫給L的信也可看出,她也還是喜歡著他,只是無法再當情人。

先附M的話吧,我找不到原文版,先附中文的:

「他還是那個萊昂納德,一個紳士,一個堅忍的人——我們曾經相愛,但緣分已盡,不過我們永遠都是朋友,他永遠都是我最親愛的朋友,我將永遠愛他。與萊昂納德相知相識是我的幸運,他教會了我太多。」

再來看Cohen寫給M的,病危的M收到信後幾天,就離開了人世,81歲;4個月後,Cohen也離開了人世,82歲。

Well Marianne,

it’s come to this time when we are really so old

and our bodies are falling apart

and I think I will follow you very soon.

Know that I am so close behind you

that if you stretch out your hand, I think you can reach mine.

And you know that I’ve always loved you for your beauty and your wisdom,

but I don’t need to say anything more about that

because you know all about that.

But now, I just want to wish you a very good journey.

Goodbye old friend.

Endless love, see you down the road. ~~

Marianne,終於到了我們倆都變老的時候了

這身子是不行了,我想我應會很快就趕上你

而且距離近到只要妳伸出手,我就能握到妳的手

妳知道的,我一直愛著妳,妳的美麗,妳的慧黠

但也不需再多說些什麼,我知道妳都知道的

此刻,我只能在心裡祝妳一路順風

再見了,我的老友,我的最愛

我們會在路的盡頭再見到面的~~

唉,一面翻譯一面流淚,在2018的情人節,我們來聽Cohen寫給M的歌,那年他們分手,曲名為 so long, Marianne;我附了三個版本,第一個youtube這版本可看到M與L的生活照,證明沒有很美沒有胸也能吸引才子的;第二個版本是70幾歲的Cohen唱的,但我不太喜歡第二版本,說實在的,總覺得fu不太對;所以我附了第三個版,是1979年他的現場live,不然,直接看第三版本吧,他的聲音真的很好。

Cohen後來曾入寺剔度,過了5年修行的日子,浪子出家,很多人說,對修行者而言,欲望是導火線,但對浪子而言,欲望反成了頓悟的導引線。我倒覺得修禪無關欲望,Cohen就是要抱著女人死去的。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