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啊哪啊,一桌四椅的生活

哪啊哪啊,是日本神去村的語言,依照三浦紫苑的翻譯,有「慢慢來,不要急,拖拖拉拉,悠哉悠哉,什麼都不想做」等多重意思。

早上八點,看到難得的陽光,姥姥就決定哪啊哪啊一下,今天放自己一天假;不看email,不看facebook,不工作。待在陽台,喝著子鈺從蘇門答臘帶回的、身具公平貿易使命的曼特寧,一面就讓陽光曬著,曬到全身暖烘烘,跟棉被一樣的味道。

我好喜歡現在的時刻,雖然這是放棄了所有後,才換回來的。


我不是個趕流行的人,但民國100年卻發生許多事;或許我該多少記錄一下,好讓20年後的我能瞭解現在的心情。

我在籌劃一年後,決定離開一個多年打拚的職場位置,決定離開體制,開始嘗試在體制外工作。

當時覺得最爽的,就是終於可以離開公司大白一號與大白二號(不好意思,引用酪梨壽司老公的名諱)。但在交回IBM已停產的notebook時,卻有點捨不得,這跟了我好幾年的筆電,他是台一直處在哪啊哪啊狀態的筆電,光開機的時間,我就可以煮好一杯咖啡,即便如此,我還是很懷念他那卡卡的鍵盤觸感。

那天,也是個好天氣,之後我還開車上了山。

為什麼會想離開,這是接下來一個月內最常被問的問題。答案其實很老梗,「因為體制內能餵養我的東西變少了。」不是指金錢,這部分反而是愈餵愈多,多到我可以隨意買幾支錶,買一磅4000的咖啡豆,買數萬元的書,也多到可以打消我好幾次想走的意願。但有種東西少了,而我卻愈來愈想要那東西。

嗯,那是什麼,我也說不明白,類似自由,再加點獲取新知的一種混合體吧。

於是,我跟魔鬼交涉,用現世的社會地位換取那自由。其實,我也曾質問過自己,「能寫幹的自由真的比能亂花錢的自由好嗎?」

但沒辦法,人到中年後,心中會有一個少年來亂,會不斷跟妳講,寫文章的自由有多好,人生的意義不在那幾支錶,妳之前看不慣的那些人事物,都可以寫出來,妳可以不必再寫那些風花雪月,妳可以做自己。

做自己,中年人一聽到這多少會冒出僅存的一點熱情,但做自己,可以有很多種途徑,那個亂花錢的,也能做自己。

不過,我的情形較複雜,似乎真的得離開體制才行。

那天從山上下來後,我就慢慢發現做自己的現實意義:

第一,以前認識我的人變得不認識我。因為拿掉了頭銜,即使我曾跟他聊過兩三個小時,他還是不記得我。

第二,總機會掛我電話。以前只要報了名號,三分鐘後就會接到回電,現在我多講三分鐘,對方會把我當詐騙集團。

第三,以前拚命邀我去他家的名人,現在我一提採訪,會跟我說他家大門壞掉,門開不開。

第四,過節時送我一盒鳳梨酥禮盒,還特地從宜蘭殺到台北,把鳳梨酥拿回去。

不過,這不是在抱怨,而是讓你知道,離開體制做自己這件事,會讓你吃不到一盒好吃的鳳梨酥。但以上都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真正可怕的,是面對未來的恐懼。

恐懼大概是在第二個月後,慢慢侵蝕我。我會陷入很無助的狀態,想趕快找個人包養我,但立刻也能明瞭沒人要包養沒錢的老太婆;那無助的狀態會讓我一直想看email,也會讓我一直想吃甜食,害我變胖,真的,比看清世間無良還打擊人心;

還好,我有樣東西保護我,就是我的文章。 我離開體制最慶幸的地方,就是有明確的目標。我知道我想寫東西,我想寫文章,我在恐懼的時候,就逼自己寫下文字,那文字很奇妙地,會慢慢地自動地繼續寫下去,而寫到最後的句號時,恐懼早就不知去哪了。

當然,這一路上也有許多網友與好人們支持著我,家居這圈子還是好人比較多,真的好謝謝好謝謝你們。

所以,我建議若你也想要離開體制去尋找自由,一定要找到自己喜歡做的事,還有目標,因為到時你會靠這些東西去抵抗自己內與外不好的東西;

那我現在還會不會怕呢?也不能武斷地講不怕,只能說,那種恐懼的感覺已經在過去這一個多月來沒再出現過;

我不知道未來我會不會後悔,但現在(離開6個月後)我仍覺得離開是值得的, 雖然我無法再隨意買錶, 還得在半磅200的咖啡豆與200多元的哪啊哪啊神去村中徘徊,到底要先買哪個好;不過,就算這條路走到最後,我只能過著乞丐的日子,我想也就認了,但說不定還能像Bohumil Hrabal寫本「過於喧囂的孤獨」,哈哈。

(原文發表於201112月28日)

以下為網友留言

 

路人:

對姥姥很抱歉, 一直沒有主動聯絡, 因為不知道私下能說甚麼, 很享受靜靜看著姥姥文章的幸福~ 很多人都不知道自己靈魂的價值, 所以要靠外在的表象和別人的肯定來找到自己, 但那種自己, 仍不是真正的自己~ 釋迦牟尼佛放棄作為王子的榮華富貴而修行, 這是因為他早享受到世上最好的一切, 覺得不過如此, 一般人沒到這種地步前, 世俗的榮華富貴仍有很大的吸引力, 這是一種人性~ 寂寞有很多種, 有改變自己而媚俗的寂寞, 也有孤單但到處有知音, 甚至會有穿越時空的知己, 人的一心, 取決於自己, 自己對自己的肯定, 遠比他人的肯定來得重要, 所有來自別人的, 有天都有可能消失, 也會讓自己迷失於競逐比較而永無終止~ 其實內外是可以兼得的, 但唯有專注於內者, 才有外來的榮耀, 這時, 外來的也沒這麼重要了, 因為超越自己才是一種最棒的遊戲! (比如比爾蓋茲和賈伯斯放棄名校學歷只有高中畢業也沒意願回學校拿到學歷, 魏德聖籌謀多年在片場學習一切來完成目標, 這些決策與需要時間證明的堅忍, 唯有靈魂強大者可為啊!)

姥姥:

啊,,路人哪,,我為了找你花了不少心力,連三天在打坐時專注地想著,,不過,,後來腦海出現的名字,還是錯的>_<,我跑到一個網站去留言,呵,不過,託你的福,也剛好讓我跟對方道個歉;你真是多重性格的人,開戰時筆下很犀利,回過頭,還能談寂寞;我懂你的意思,雖然我個人還是想當火影忍者中的鹿丸就是了

linlin:

姥姥~ 你一定要用這麼幽默的方式來顯示"世態炎涼"嗎? 做自己開心的事,是很棒的!我希望有一天我也能那麼勇敢!!

姥姥:

lin:其實待在體制內也還是不錯的,有不同的做法,以後有空的話,可以分享幾位朋友的故事給大家聽

Solar :

離開體制找尋自由..好生羨慕.. 來亂的少年也常常找上我.. 不過為了女兒還是先羨慕別人就好... 姥姥也是行動派...蠻勇於改變的...

姥姥:

Solar:我也是要付房貸跟小孩貸的,我家是一定要有兩份收入才能cover地過來,所以,離開體制對我而言,是不能輕易去做的,但因為我一定要離開,所以我計劃很久,也還要先把錢存好,但我存的也只能撐一年,現在的狀態,應還在生死未卜的地方,究竟,我還沒到可以靠blog就生存下去 嗯,下次有空的話,我再把我是如何計劃的,如何解決財務與勇氣的部分寫一寫好了,可供你參考,另外,勇氣也是要儲存的,盲目地說追求自由就離開體制,跟自殺是差不多的行為
post.: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