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貼,我就想一事無成/山本耀司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想一事無成~~轉貼自歌穀穀

以下為山本耀司為文

我對那些賣弄風情的女人絲毫不感“性趣”。相反的,一位專心踏踩縫紉機的女性背影,或是聚精會神縫衣服時的側影都會讓我感受到一股強烈的情欲。我極其渴望去尊重,去幫助那些在社會上立足,為生計打拼的女性。

黑色是一種最有態度的顏色,它分明在表達“我不煩你,你也別煩我”。

記得有一次,我曾經的一位女朋友因為工作出了門,等她回家的時候,我因為太累而睡在了沙發上。我就是這樣關注她的一個男人。午夜過後,她回到了家,看到我還在等她,那時候她咕噥著說道“男人的可愛,我到現在才第一次瞭解。”而她說的話至今還在我的腦海之中。

完美是醜陋的。完美是秩序與和諧的呈現,是強制力的結果。自由的人類不會期望這樣的東西。

有些女人,她們體驗過地獄般的人生,嘗遍了人生酸甜苦辣。有時,她們的哀傷如香火般從她們的身上升起,灰飛煙滅。但哀傷的味道卻不會染在她們的身上。她們才是受過良好教育的,高貴的女人。

父親的葬禮後,年幼的我騎著三輪車沿著稻田間的小路,一直騎,一直騎,直到太陽落山。

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想一事無成。

古代的日本文化在裸露的頸部,在背部的弧線中發現了美。不知何時,這樣的美感衰退消失,無論男女,都對這種美變得麻木起來。

就像人一樣,布料也有自己的生命。當布料被放上一兩年,經歷自然收縮後,才能顯露出它本來的魅力。每一根線都有自己的生命,經過幾年的生長,日漸成熟。經歷這樣的過程,布料才能呈現它曾深藏不露的美麗。

共度良宵的男女,清晨醒來,女人會說:“我要去洗個澡,把這個借我穿一下吧。”說著,她會穿上一件對她來說太大的白色布料襯衫。寬大的襯衫意外地配合女人的身體呈現自然凹凸,而它的光亮則會沿著她的酥胸遊走……製作衣服時,我一直著迷於這種不經意間的魅力。

我在女人身後追趕著她,如果她轉過身,一切都將結束。正是這個原因,我只是追尋,追尋女人的背影。 那種女孩,我不覺得她們是“女人”,是愚蠢的小女孩。她們被寵壞了,覺得年輕就了不起,年輕就最偉大。我又年輕又貌美,你一定想約吧?她們臉上就這麼寫著。

什麼能比孤獨來得更奢侈?

我最討厭的就是那些看似偉大的人或事。他們已經被世界所馴化,他們的意識其實和豬沒太大區別。

我不喜歡金字塔,我也不相信所謂的大徹大悟。這個世界存在的,是一群竭盡全力地貢獻自己微不足道的力量去創造沒有瑕疵的東西。與此相對,有些人深知人類的局限,不可避免瑕疵的事實,卻面對現實強加給他們的一切,勇敢鬥爭,也只有這樣的人才能理解恥辱中的美感。

對你來說,落魄在外時用最後幾個銅板買來的啤酒,和你在半島區套房裡著毛絨長袍所啜飲的冰鎮香檳,基本上是一樣的。今天,太陽再次升起。所以我一點都不想探究你基於個人原則而逾越傳統的那一面。你就是你。而我愛你。就這麼簡單。

世人熱衷於社會文明的進步,對此,我已經不僅僅持懷疑態度,更多的是一種對它難以抗拒的厭惡。社會文明不論如何發展,如何進步,人,終究逃不了作為人的命運。

“自己”這個東西是看不見的,撞上一些別的什麼,反彈回來,才會瞭解“自己”。所以,跟很強的東西、可怕的東西、水準很高的東西相碰撞,然後才知道“自己”是什麼,這才是自我。

人生,最終不過是一場催人淚下的鬧劇。有多少部一生都不必閱讀的文學經典?會不會我和有夫之婦的不倫關係都沒能體驗就這樣死去?

我多麼渴望可以做完我該做的,快點回去。回到我熟悉的孤獨,回到母親的子宮裡。

女人們啊,一生都做個女人吧!不要賣弄風情,嫁為人妻,工作努力成為事業型的女人。那種用某種頭銜來包裝自己的人生,你們不需要。女人們啊,一生都只做個女人吧!

歲數大了,我已經可以清晰地聽到,體內細胞一個接一個消亡的聲音……火葬場鐵門沉重地關閉那一刻,我想,下一個便會是我。

擁有的越多,你與神明的距離就越遠。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