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人稱單數,失去了一些些的村上春樹

我並沒有追蹤時報的出版快訊,但有點玄的,每回村上剛出新書的時候,我就會因為一些機緣,遇上他的新書。

這次是因為T跟我說,淺田次郎出了本新小說,淺田次郎的小說是我介紹給T看的,因為小說深深打動了她,為了回報我,T跟我說了這訊息,因為已在年假前一天,上網訂書鐵定來不及在年前收到,因此我還是直接去了書店。

沒想到,沒看到「當我想起你的時候」,而是看到「第一人稱單數」。

村上的小說,書名我都覺得沒有很好,若不是「村上春樹」這四個字,我大概不會入手。但這次「第一人稱單數」倒是我先看到書名,心大力跳了一下(有被吸引到),才發現作者是村上。

帶著小說回家,當下就讀了。但才看了幾頁,覺得哪裡怪怪的。氣息與呼吸是村上的,但有個地方不對,一時說不上來是哪裡怪怪的,但就是怪怪的。我又回頭去看那幾頁

為什麼會有「嚴絲合縫」這種詞呢?忽然想起一件事,看了書側,果然,譯者不是賴明珠,換成了劉子倩小姐。

嗯,先說件事,倒不是指劉小姐的翻譯不好,我無此意,只是覺得文風有點不同;可能是看慣了賴的文風,一時不太習慣劉的。

平心而論,我比較喜歡直白的譯文,對於成語或刻意的形容詞,都會覺得與村上不合;不過由於我本身不懂日文,也無法確定村上是否也不愛用成語,原文的日文到底是白話陳述,還是是「日本成語」,我無從得知。

但從村上是先寫不熟悉的英文,再轉日文去找他自己的文風,推論應是不愛用成語的才是。

不過這個發現也讓我自己意識到,我對文字有種敏感度,可能也是我目前寫不出文章的原因之一吧:

我好像失去了文風

「妳現在會需要個伴,妳要找到做下去的支撐。」T這樣跟我說。 但我知道,在漸漸變老的過程中,或許是受了些打擊,我漸漸失去某些感覺,或者說更不在乎一些感覺,漸漸漸漸地厭惡與人交流。

當然自閉沒什麼不好,但此時此刻的自閉對小院而言,對出版社而言,或對他人而言,卻可能帶來傷害。

第一次感到壓力。

~當我在現實世界無法順利捉住那種感覺時,我會在心中悄悄想起以前那種感覺的記憶。於是記憶成了對我而言最珍貴的感情資產之一,也成了活下去的心靈寄託。彷彿在大衣的大口袋中,有隻睡得熱呼呼的小貓。~村上春樹,第一人稱單數,披頭4

PS,上段文字是我修改過的,因為覺得原文有點不合,但後來想想,文本在我手上,當然可以依自己所好去改,又沒有要賣書,也沒有其他人看,若只有自己在讀,應不必太細究。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