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福大家,情人節快樂2020

這篇實際上是寫於1個半月之後,更正確是43天之後。

我想應是江郎才盡,老狗一隻,就當這是最後一篇了吧,倒不用感傷什麼,我這個人本來就自閉,能早一日不在台上,對我來說就是解脫。

喜歡聽音樂是從訪問一位發燒友的家開始的,從此陷了進去。我會很專心地聽,放下手邊的事,甚至專程靜下來、排開其他事務,就想聽一段。

不管是鋼琴小提琴女高音,都能讓我的冷酷無情有些動搖。

所以我想,在家裡其實不該專門設一間視聽室,而應把視聽室融合在可以待一段時間且不被打擾的空間。像連結型廚房餐廳(可以邊聽邊泡杯咖啡),臥室也不錯(原本就該有隔音的,一舉兩得),獨立空間的書房(打電腦過關後,可以聽音樂當休息)。

而且以上的空間都比花大錢做視廳室好,因為一,現場都有很多「不同樣式高矮胖瘦」的家具或窗簾,臥室更好,一堆布織品,就不必再花錢做吸音板了;二,小坪數也能做,每個人家都能有套自己的音響。

客廳不適合,倒不是因為「沒有高矮胖瘦的家具或窗簾」,主要原因是,很難有獨自使用空間的機會。

嗯,真的是職業病,自己抒發文都寫到裝潢設計去了。

回到正題。今天要點的曲子是蕭邦的,為什麼選蕭邦?因為那是你要我去聽的,哈,沒有啦,沒有特別,甚至我也沒有特別喜歡蕭邦,但他有首小夜曲會讓我一不小心就放下心防,是No.20 Nocturne in c sharp minor~Chopin

這個版本,很抱歉,我不知誰彈的,會選它,是因為彈得很溫柔也很堅毅,No.20 Nocturne 很多版本都彈得很柔,但少了堅毅的部分,我喜歡帶點強悍的溫柔。

但若說到個性,就要聽在 the pianist (改編版)電影裡的那首,彈得很好,有自己的味道,剛開始有些音還以為是彈錯,後來就懂了。尤其要聽在中間的變奏,以及扣人心弦的餘音,空的時間剛剛好,讓人心碎的時間也剛剛好。

以上都是鋼琴的版本,蕭邦原就是寫給鋼琴的,但有位小提琴家,對,是PERLMAN,我之前介紹過他。他用小提琴詮釋此曲,那轉折。。。。無法形容那感覺,至少我的功力不行,還是來聽一下吧

第一次聽到這首時,我把自己關了起來,不間斷地聽著⋯⋯我們或許心裡都有個盒子,走不出去,也不想走出去,但有了音樂,那些XXX的事,也就都無所謂了。是的,那是1995年在獄中聽莫扎特女高音,同樣的感觸。


國境之南,希望妳們都聽得到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