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初二

這是第一次,初二不必回娘家。實在是有點受不了,我又把LAGAVULIN拿了出來,打開電腦寫著字,這是第幾瓶SINGLE MALT了呢?我也搞不清楚了,反正,喝就對了。


我總是得在發生什麼事的時候,才會認識自己。平常說什麼看清本質、 人可以改變自己 ,都是騙人的,或者是騙自己的,那些類似道德上或禪學上的覺悟,都是強加在自己身上,幾天後就會消失;只有等事情發生時,才有機會「知道」自己是什麼德性。但只能知道,無法改變。

我爸,我媽,都在去年走了。

老爸去世時,難過,但還挺得住;老媽走時,就完全不行了。所以,只好喝酒,喝到整個人都沒有了意識為止。

老爸是突然走了,要去醫院回診時,在房間裡穿好衣服後,就突然心臟麻痺,他自己坐在他最常坐的椅子上,很快地結束,沒什麼痛苦吧,就算有也很短暫,我覺得他真是幸福的人。

老媽就不是這樣了,而且恰恰相反,老天爺就是這樣不公平,明明老媽是比較好的人,但受的苦卻是老爸的好幾倍。誰說什麼好人有好報,真是世上最大的笑話。

老媽在老爸走後三個月,發現癌症,已是三期;我們當時決定開刀,現在想想真的不開較好,手術後,老媽癈了一隻右手,差點連右腳都沒法動;以前是個講話吵死人的歐巴桑,從此變成氣若游絲的病人。拖了三個多月,每一天都很痛苦吧!

在最後一個星期,醫生宣布病危開始,我與家人就輪流照顧媽媽。醫生說,媽媽最後喪失的是聽覺,所以要常跟媽媽說話。兄弟姐妹在媽旁邊,每個人都說著好愛媽媽,謝謝媽媽,希望下輩子還是跟媽媽做子女,但我卻說不出口,唉,怎麼都說不出口。

我跟老媽平常是話不投機三句多,雖然如此,但我會帶媽媽去青年公園去見老朋友;她到我家時,我會睡在她旁邊的地上;她其實很少來我家,因為她總覺得不能打擾嫁出去的女兒,但只要來,一定滿手都是伴手禮,很傳統的媽媽。

國小沒畢業的媽媽,一生都辛苦。六歲就當了童養媳,在家暴中離婚,嫁了我老爸,但也沒因此過著幸福的日子。我老爸是個正邪難分的男人,她受苦很多。但她真的是我看過毅力最強的女人,在充滿疑懼、有很大歪斜的環境中活了過來, 一點一點把我們拉拔大。

但我卻只能握著她的手,說不出一句話。

我的工作大部分就是跟人說話,但我卻無法跟自己的媽媽說說話,哈,可笑,我說不出,說不出…….

為什麼會說不出呢?我到底在想什麼,真是奇怪,在自己最愛的人面前,我什麼都說不出來。我真的是個無情的人吧!

那陣子在喝了好幾瓶威士忌後,我漸漸地從酒杯裡回過了神,時間真是最好的藥,還有一群朋友的支持,真是謝謝T和Y。

我現在是喝了幾杯呢?應是第6杯了,還是9杯,搞不清楚,但我知道,我不會又幹掉一瓶的,呵。

反正我終於又從要死不活的狀態回到了現世,開始正常呼吸,正常寫稿,文字又再一次地療癒了我。只是偶爾在開車的空檔,或是在廚房洗碗,或是去了帶媽去吃的義大利麵店(我現在都不去了,上次在店裡一邊哭一邊吃,店員也很緊張),會在某些空白的時候,不自覺地流淚。

這杯又喝完了,我再去倒一杯吧!你猜,我今晚是否會把這瓶酒喝完呢,哈哈。

我好想妳,媽。

以下為網友留言

zoeytsai

(cozy)
(cozy)你媽媽一定也很想妳。
(cozy)
....很苦耶..~大過年的....
post.: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