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希望,沒有絕望

write a little everyday, without hope, without despair.

~ Isak Dinesen, Danish author~

「沒有希望,沒有絕望,每天寫一點。」第一次看到丹麥作家Isak的句子,是在村上的書裡,真的一語中的,這應就是我們拿筆的最高境界,尤其是像我這種泉思不湧的作者。

村上的書中只有中文,所以我又去找了英文版,村上的翻譯順序不一樣,嗯,但不知是賴小姐翻的日文還是村上的日文,no matter,大體上,有同樣的感覺。

我或許也得培養(或說找回)寫作的頻率,但這次不說要專注本業了,因為我發現,以我自己早年選擇走的路,就是無法讓我完全專注本業,這裡說的本業就是寫文章,這點在我歷經許多身份後,目前仍是我最喜歡的部分。

是的,我想寫,不論遇到任何暴風雨。

當初選擇創立小院,是想讓某些想法看能不能轉變成制度,因為現行環境幾乎無法幫到預算不足的人,那自己又頭腦不清地覺得有可能可以改變,創立的當下當然沒想到日後會遇到如此龐雜的系統。

嗯,倒不是指當年遇到一群假設計師(後來才知那些人都不是真的室內設計師,所以不該稱他們為設計師才是,這圈子這種假人特別多),因反對小院設立,跑去威脅廠商不能賣東西給小院,那些人雖然叫得很大聲,但也不過就是自己不行怪罪另一半而己。

真的龐雜要處理的,是「設計自己來」的勇敢會員,先說件事,室內設計裝修本身是有專業知識的,而且很廣也很雜,我們常會遇到很可怕的會員,不是完全不懂的那種,而是不懂裝懂或似懂非懂,這種會員的案子就需要小院介入幫忙,不然會員與施作的廠商師傅們都好像活在人間煉獄,每天吵架就算了,還會吃不好睡不好,嚴重的還會得憂鬱症。

ps一下,我說的得憂鬱症,是師傅喔,會員做完裝潢後就回到正常世界,師傅卻會一直待在傷痕裡,若沒處理好,就會變成去傷害下一位客人,所以這個一定要好好處理才行。

所以在我的本業之外,帶著團隊處理爭議案、研究工法與建材等等工作漸漸佔去了我大多的時間,那今年我又做了一個尚看不出是好或不好的決定,是接下一個設計規劃案,嗯,所以忙到沒時間就是自找的,我完全不敢再有任何抱怨太忙的想法,取而代之的是,我的閱讀讀本書名有陣子就從「哪啊哪啊神去村」變成「蕃茄鐘時間管理大全」。

但閉關時,我腦中浮現的,就是想寫點字。啊,糟糕,打坐時不該有其他意念的,哈哈;但說實在的,我都是利用打坐的時刻,去瞭解自己真的想要的是什麼,在現世容易被干擾,打坐是切割現世很好的方式,也很推薦大家試試看。

反正就是想寫東西,所以想起來ISAK的話:

是的,我正打著字,每天寫一點……….

沒有希望,沒有絕望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