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Free〕2015年,不知該如何下筆的一年

圖片來源:鈔寫本廣告,創辦人很有想法,也總能在我危急之時提出建言,祝大家新年快樂 圖片來源:鈔寫本廣告,創辦人很有想法,也總在我危急之時提出建言。喜歡她寫的每一句話,祝大家都能如願。照片的景為京都33間堂。

每年的最後一天,就是盤點自己的時刻。當然,這也是我創業以來,最動盪的一年。

先來看業績吧,每年捐款多少就靠這數字了。姥姥曾混過財經線,所以從EPS來看,今年雖小賺,但成長率少了一半(天啊,這是我創業以來,第一次遇到景氣冷);原因很簡單,辦網站與辦專案,燒錢的速度超出我的預估,我太小看理想的重量了(早知道我就該用自己大象般的體重來估算)。

是是是,我向四方大眾與好友說抱歉,當年(咦,好像是今年年中)還以為收會員費就能養活網站與團隊,看來還差個十萬八千里(H,我對不起你,當時你就警告過我)。我會再調整專案部的收費方式,怎麼調,則等我想清楚配套措施後,再來公告。

不過拿筆拿了20年,開始換另一種身份,還真的不太習慣。每天得在身體的某處按下「商務模式」,大腦才能運轉得「像商務人士」。我想起在四年前,拋掉報社頭銜後獨自約訪的事(在這,有人拒絕我的故事),但今年比那時焦慮,也比那時壓力大;姥姥最近打坐都超過1個小時,壓力大,就會坐久一點;

壓力到底是什麼?我問自己,我很清楚跟年中的事件無關,雖然那也是今年很重要的事件,但現在還不適合整理,那件事得等我想出對大家都好的解決之道後再來寫;那我的壓力到底是什麼?

養人養網站,好像也不是,我已把這兩年要燒的錢都準備好了,至少可燒到2016年12月31日(希望明年的我看到這篇文章時,是笑著的,哈);那到底是什麼?

嗯,打坐時聽到的是:我沒有有把握的解決方案。四年前,我雖然也是孤身一人,但方向確定,非常清楚自己寫作的目的;但現今,面對新的難題,我大約知道怎麼解決,但方向不確定。

如何做,可以讓屋主、設計師、廠商、師傅與我們自己都得利呢?我實驗了半年,只知道方向要修正,好像掌握到什麼,卻又無法牢牢捉住;我好像走進了霧中,不知前方路況,只能摸著山壁靠邊走。「理想,若無法用商業模式走進生活,就是場屁。」忘了是我之前寫在哪篇文章裡的了,但事實就是這樣。

前前個星期,跟以前的老同事們聚餐,一群女人,老的(哈哈,西瓜的補充說明真精準),現今平面到數位財經媒體的主管在座,講起我的困境,她們竟開始討論起要幫我找哪些大老,我搖搖頭,但心裡真的很謝謝這群老同事,數年沒見了,中間我從未有隻字片語的問候(是,我是冷血的姥姥),但這群同事的一片熱心真的很讓人窩心。

「不要一個人悶著幹,有任何需要幫忙的,call我。」白髮最多的W要離去時,丟下這句話。

我會記得的。


淹沒在這個成千上萬的大城中,

我覺得得到了真正的自由:

一種獨來獨往,無人理會的自由。

——白先勇《紐約客》


我不喜歡白先勇,哈,會引他的文字,只是喜歡最後一句。我曾得到過,但近來失去了,寫文章能得到這種獨來獨往的自由,辦專案後就沒辦法了。

我知,這是我道行太低,我明年的願望是,有一年,或許得3~5年後,我能從這圈子退休,重新提筆,再來寫些二三閒事。

講回捐款,今年沒那麼好了,再加上要把錢花在未來,理論上不該打腫臉,但好運的,今年有幾件著作權求償案,其中一件的5萬賠償金,剛好拿來捐出來。

螢幕截圖 2015-12-31 17.51.38

當然今年仍要謝謝這一路上幫忙的讀者們與各達人,但有兩位我是特別特別感謝,一是都會族的程總,真的,很謝謝你們不畏威脅,仍願意與一般消費者站在一起。真的,在那當下,所有廠商都退縮時,只有你們願意站出來,姥姥真的很謝謝你們。

另一位是天程地板的許總,當egger地板的其他系統都退縮時,即使面對很大的壓力,許總仍出手幫忙,而且一路協調,姥姥也是不知該如何回報是好;

程總、許總,若姥姥有生以來能做什麼回饋兩位,請千萬別客氣;你們的勇氣真的讓我佩服萬分,台灣能有你們這樣的企業,真的才是最美的風景。

今年的點點滴滴,我會記得的。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