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蹄的⋯⋯

從上周五開始,我強迫自己不要用筆電,因為小蹄要考會考了。

17日周六,我跟著他到了考場,第一天第一節考自然的鐘聲響起時,我都好緊張,相當相當不捨小蹄要經歷這種情境,每個領域都有生存之道,為什麼還要讓小孩子們經歷這種「折磨」?

會這麼說,是因為小蹄的成績一直不是很好,英文老是不及格,但他個人有想上的學校。只是我們都知道,那學校是超過他的學科能力的,他會選那所學校倒不是因為排名在前面,只是可以騎腳踏車就到(這是他上高中的唯一要求),離我家很近(早知如此,我們就搬到xx高工旁邊)。

唉,我在一樓遙望他的考場時,有點責怪自已為何要讓他待在這種學制裡頭?很嚮往歐美的學制。但回家跟老公談起時,我也立刻明白:我錯了。

「台灣的學制或許不好,這種大考試也不完美,但小孩子讓他經歷這種不好的體制,提早知道「想要的」與「能要到的」是有距離的,經歷這種挫折也是很好的。以後比較能理解別人的難處,而不是個小屁孩。」

「歐美的學制是看來比較接近我們的想法,但拿丹麥來說,面積跟台灣差不多,人口才550萬,台灣有2300萬人,資源分配原本就不同,而且別人有別人的文化,文化是很深層的東西,不是說要學就學得到的。我們就是在台灣,是這裡的人,應該學習去和台灣的體制磨合,去改善它,而不是要往外跑,送小孩去歐美,覺得歐美比較好,他們國家也有他們的問題。

若不能跟小孩在同一塊土地長大,那通常就是爸媽的問題。」

嗯嗯,老公分析的是。

「小孩要粗養。」這是一位建築師以過來人的身份給我的勸告。但身為人母的我,總有放不下的時候。

小蹄,雖然在教你的時候,我是會要求在成績上或多或少能表現一點誠意(但看來,你也沒有甩我的樣子),但我真的不介意你考幾個A或考幾個C,你有用心了就好。媽媽拜託了跟我很好的月娘,還有跟我拜把的木星叔叔,希望你能如願考上在家附近的高中,以後能騎腳踏車上課(最好中間又遇到另一個像藤井樹、也騎腳踏車的女生)。

天上眾神啊,若全部我做的事有一點點積善之德的話,可以全部給小蹄。他的一生一定要給點挫折,但希望他最後能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每天在太陽下山後,跟家人一起吃頓飯,談著。。笑著。。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