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up》要再冷漠一點

2017年,我沒留下隻字片語。

我依稀記得,那時的我是很慌亂的,也不確定能否活著,還交待朋友要接下小院的工作,原本很希望麻醉藥打完後,就那樣走了,這種走法大概是全部死法中最輕鬆的了,重點是合法,家人還能因醫療疏失拿到一筆錢。

很可惜的,睜眼時,看到白色的天花板,就知道計畫失敗了,看來得繼續活著。我原本的人生目標,只想每天活在詩裡。是的,雖然我不想承認,但骨子裡很明顯是個女的,會在喃喃自語的詩詞裡無法自己。

但追求詩的目標真的很難,比營業額超過1億還難,「我已老到不能再浪漫下去了」左腦很明確地重覆這幾個字,右腦想不接受都沒辦法。那感覺並不是協商,而是告知。

寫這些有什麼意義嗎?哈,我只是想記錄,在創業的過程中,我迷惘的一件事:

提供很好的廠商,卻無法服務到我想服務的讀者。

我當初不想再待在報社,就是對上流社會的人事物感到煩,因為能接觸記者的多半是大企業,有錢請公關,賣的東西很好,但價格距離巿井小民的生活所需太遙遠,那不是我想寫的文章。

「姥姥,我真的很想參加小院專案,但xx好貴喔!我想問問,有沒有標準沒那麼高但便宜一點的呢?」W問我時,我超訝異的,因為她是位理性又非常支持小院的會員,若她都因預算無法參加小院專案,這就是我的問題了。

而這個問題會產生,沒有別的原因,就是我骨子裡太重情了。

我很感謝當年支持我們的廠商,因此在某些類別都只有一家廠商。但多數施工廠商只能有一個價格帶(高中低價都通吃的,通常會做不好),再加上口碑好,接案都接到半年後了,在這種情況下,價格是很難改變的。

因此2018年最大的改變,就是每個類別的廠商數,都要至少兩家,至少一家是隱藏版專案。而且針對全室裝修,我又推出了統籌設計專案、工程管理專案,與相關配套的保留款制度。

但新廠商加入後,原廠商的確有反彈的,甚至懷疑我要自已接案包工程所以要消滅他的(因為他們一直無法相信我怎麼能靠版稅而活,而以為我想當設計師),被誤解也無所謂,對了,千萬別因誤解而花太多時間解釋,反正半年後,我到底有沒有變成室內設計師在接案,一看就知道了。就像當年有人質疑我沒證照一樣,幹麼花時間解釋,被人誤解就誤解,又不會少塊肉,證照更不會因他們的質疑就消失。

被誤解不是啥重要事,但麻煩的是,加入新廠商後,整體營業額不升反降,後者顯然比前者重要多了。這裡頭或許也有大環境景氣差的關係,或許也有兩個和尚沒水喝的可能,或許只是因為我胖了十公斤造成的。

我要提的是,我曾經也想過要不要走回頭路,但後來還是決定繼續下去,原因是w的話:

「我很相信小院,希望有第二選擇。」她看了我全部的書,她參加了小院所有的課程,若無法幫她把家完成,那就是我對不起她。

不負如來不負卿,是我寫省大錢一書的期許,希望對廠商對讀者皆能有點幫助,但當兩者衝突時,我只能選擇一邊。我當初會起得來,都是靠讀者買我的書,所以很抱歉,我一定要幫讀者的,因此我會開始擴充廠商,這是未來的方向。

不過麻煩的是,我還真的曾想過:小院要變成全系列品牌都有的平台

你看,光看上面這些話,就知道我已老到不再浪漫了,好可怕,這是什麼爛目標啊,沒想到創業也會改變人性,我大概能理解為何老男人們的春藥是政治,是事業,是權或錢。因為真正可怕的,是那種想變大的潛意識欲望,即使是有意識地對抗被洗腦的成功定義,但仍會被營收數字攻陷,那些數字會決定你的悲喜,佔據你的心,甚至變成成就感的來源。

但我不想變成老郭,我只是想回報像w那樣的讀者。

所以未來的我,妳給我聽著,我知道成長的數字會讓妳high,但請不要陷在裡頭,妳要做的是如何幫助到每一個W,若妳的能力不夠,那就先服務好那些願意幫妳的會員。

然後妳要修練地更加冷血無情,不然這商場上妳會很難建立起新的生態系,更别談還有家公司要養。只是說真格的,當妳真的冷血無情時,那時的妳大概也是無聊至極的人種,若可以的話,希望妳偶爾能想起,曾經被詩中那一兩個字而感動著。。

對瀟瀟暮雨灑江天,一番洗清秋。

漸霜風悽緊,關河冷落,殘照當樓。

是處紅衰翠減,苒苒物華休。

唯有長江水,無語東流。   ~~柳永,八聲甘州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