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臉書】如果姥姥遇到林益世⋯

跟幾位媒體記者聊014的新聞,從014一直罵到馬,我認同大家說的:馬是清廉,但沒「識人」的能力,當到總統也只能被有心人利用,這樣也算昏庸的一種;

但講到最後,我其實是害怕的,我們現在在罵別人昏庸,但我們自己呢?自認是記者,但有識人的能力嗎?


朋友C提到一個例子,是受訪者非常了解記者要什麼,就順著記者需要給了個美麗的答案;

又或者,知道某記者關心社會議題如反核,就一直表現自己多反核,但實際上只是希望記者多寫一點他的文章,或將他的故事寫成頭條。

「我們都是老江湖了,還會被騙嗎?」另一位友人的問題,說實在話,我還真的答不出來。

我個人跟許多家居界業者或設計師都還不錯,我覺得大家都是朋友,但我也無法保證我當對方是朋友,對方卻只是當我是個很好騙的老人家。然後,其實是個爛咖,我還寫對方很不錯。或者成為別人攻擊對手的工具。

我有識人的能力嗎?很慘烈的,我思考到最後的答案是,應該沒有。我只能寄望家居界中沒有014這種人,但可能嗎?當然是痴人說夢。

但我想出亡羊補牢的方法。我沒有識人的能力,但我願意為之前識人不清道歉,可以登更正啟事(在我發現真相時),或許這是解決我本身能力不足的方法。

然後呢?我就可以帶著交朋友的心態去採訪,又回到我個人的本性,不然,要我整天疑神疑鬼,那不如不做這工作了。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