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站在一群人的對面時

這陣子,姥姥網站熱鬧得很,10幾位號稱是設計師輪流一起來FB留言,說要告我,也威脅廠商不要辦木地板與系統櫃團購給會員,不然就發起抵制他們產品之類的(後來才知道,也沒下單過);我想不透為何這幾位設計師會反彈這麼大,當然也想不透為何MOMO蝦皮都可以賣,我姥姥不能賣。

真糟糕,我這個人從小就反骨,你們越要我不要做,我就偏偏要做;可能在媒體待久了,越是黑暗的地方,我們好奇心就越強,哈。

有朋友問我,會不會怕?其實還是會的,第一次要以一擋十,但我很慶幸並不孤獨,這期間收到許多溫暖,很謝謝你們的陪伴,這室內設計界還是有陽光照進來的,即使在暴風雨中。

看到好友Zutto寫給女兒的一段感言,記錄之:

我們喚小女兒叫Minä 這個字是芬蘭話"自己"的意思 就是希望她能單純地成為自己 而不是那些我們、你們、他們

這需要些努力,也需要些信心 如果有天,她站在群體的對立面 也能夠清楚地知道陽光從哪裡照過來 心裡無絲毫的疑懼恐怖 如果有天,她發現其他的Minä站在孤單的角落 也能同理那些無助孤寂 這樣就夠了

 

以下文章來自駱以軍

(某次跟我的孩子說的一段話) 你學習到自己是一種很少數的人

這在我的眼中

無比珍貴

然後你要終其一生

辯證你是個跟其他人不一樣的人

而不是想像著有個跟你一樣的"我們"

然後去指責那跟"我們"不一樣的人

怎麼可能會有一整屋星巴克坐在各桌的人

他們是一樣的?

怎麼可能會有一整操場站著的人

他們是一樣的?

怎麼可能會有一整列火車的人

他們是一樣的?

我最恐懼許多人在搶"我們是我說的那種"的那種激情

你要堅持那許多個不一樣

像魚的鱗片有千百種折光

像大海中每天發生的百萬種死亡

怎麼會有一樣的故事呢

這在訓練你感受他人故事的靈性感悟

你習慣不要用群體的角度去痛惡落單的人

這樣才會在某天

你成為那落單的人時

不會憂懼恐怖

每個人都是一條 他自己的神秘河流

這件事對我來講 非常困惑 艱難

我可能要背著我父親的故事走進墳裡

我也很想跟你說他的故事

而且將那他承受一生的孤獨 義氣 被背叛的所有感受

傳遞給你 讓你感同身受

但那終是不可能的

當它是個故事時

它像清晨露水一樣清澈美麗

但當哀歌不為安魂 不為對人類曾經瘋狂之驚畏 警惕

只想將自己描述為最純淨的

他人是髒汙的

這是非常不幸的事

我覺得最美麗的

是像(大智若魚)裡那個父親

這一切有倒楣的 唬爛的 最初希望它是發出粼粼光波的

恰因為我們是幸運的後來者

大部分的人在那些故事裡

不幸的 悲慘的 恨到刻骨銘心的 歪斜的 屈辱的

他們都可以在我們對這些故事的比較柔和的

聆聽中

被承托住 被稍稍修補 被眼淚浸潤

被尊重

被愛惜

大家也看了這些文章